遗存的古风 悠远的韵味 ——走近白云区牛场乡蓬莱地戏

发布时间:2015-01-14 11:53:23   来源:贵阳日报  

摘要:蓬莱地戏的舞蹈表演。额戴面具,手执战刀,飘逸的布依戏服,古朴中透出优美;锣鼓声中,一首首让人似懂非懂的曲调,伴随着粗犷的舞蹈,在猎猎的旗风中让人感受遥远而亲切的传统戏剧,这就是被誉为“黔中文化活化石”的民间艺术瑰宝——蓬莱地戏。跳地戏在蓬莱村民眼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地戏表演队为我们带来了《杨家将》中最为精彩的一部分《开财门》。

  谈及跳地戏,队员们喜笑颜开。

  蓬莱地戏的舞蹈表演。

  额戴面具,手执战刀,飘逸的布依戏服,古朴中透出优美;锣鼓声中,一首首让人似懂非懂的曲调,伴随着粗犷的舞蹈,在猎猎的旗风中让人感受遥远而亲切的传统戏剧,这就是被誉为“黔中文化活化石”的民间艺术瑰宝——蓬莱地戏。

  布依村寨的地戏情

  蓬莱地戏,因主要流传于白云区牛场乡蓬莱村而得名,它是贵阳地区目前尚存且较有影响的民族民间艺术。

  近日,记者驱车从贵阳出发,在盘山曲绕的公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牛场乡蓬莱村——一个依山傍水的布依族山寨。走进村里的文化活动中心,一个个大箱子里装满了跳地戏戴的人物面具、戏服、“兵器”,还有戏班大旗以及伴奏所用的器具。

  跳地戏在蓬莱村民眼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地戏表演队为我们带来了《杨家将》中最为精彩的一部分《开财门》。其中的《开财门歌舞》由歌队背对某一户人家大门唱《开财门歌》,祝愿主人家“四季财门大大开,金银财宝滚进来”。而由舞队一字形排开,面对主人家大门舞蹈。随着鼓、锣的轻重、快慢展开剧情,他们的动作配合一致,手中的“兵器”挥舞灵活,舞姿明快而有寄寓,步伐多变而节奏极强,将观者带入了古老的时空。

  45岁的传承人蒙竹林,11岁就跟随父亲学跳戏,是地戏队的灵魂人物。“蓬莱地戏是以‘说、唱、跳’为一体的综合表演形式,由16人到32人、64人不等,分歌队、舞队、乐队,其职责分工相当分明,表演者只戴面具,不戴青纱头套,面具分别为宋代及三国时期人物,而且唱和跳是分开的,不像安顺和其它地区的地戏是戴青纱头套和面具,且一边唱一边跳。”蒙竹林介绍说:“蓬莱地戏开始时,先是有人唱,唱完之后,才有人跳,演员成双成对,紧紧相随。有时穿插以舞,有时排成十字形,有时围圈转动,有时列队前行。唱腔既无帮腔,也无伴奏,音调基本相同,完全是歌的清唱,整台戏文都用七言句式,每唱两句之后就击鼓而舞,如此间隔着表演。”

  古老的面具院落舞

  据说蓬莱地戏起源于宋末元初。康熙年间,蓬莱寨中有一座隐兴寺,地戏由寺内方丈主持。据《贵州通志》记载,“土人所在多有......在广顺、新贵、新添者......岁首则迎山魈,逐村屯以为傩,男子装饰如社火,击鼓以唱神歌,所至之家,皆饮食之......”因此,蓬莱地戏由来已久。

  蓬莱布依地戏以《杨家将》为主要戏目,每逢新年的正月十五,以及寨子里有什么大喜事,场坝上都要表演布依地戏,十里八乡的人们都要赶来观看,年年如此,而且乡亲们百看不厌。

  一场完整的表演由开箱请神、出兵、参山神、拜土地、开财门、打四门、扫场、收兵、关箱九大“戏路”构成,其中又包含一拜、二拜、小二背剑、黄莺展翅、雪花盖顶、撮刀、插刀、扣手等多组招法。蓬莱地戏形式古朴,有宋代歌舞“歌者不舞、舞者不歌”遗风,也具有武王伐纣时期的“前歌后舞”的风格,环环相扣,精彩生动,令人叫绝。

  1993年7月24日,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栏目组采访了蓬莱地戏,并在该栏目连续播出多次。1999年被“北京国际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节”组委会邀请入京表演,后被录入《中国民间艺术大全》和《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2007年该地戏获贵州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蓬莱村2008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基地”。

  传统戏魂融入校园

  早在2003年,白云区相关部门就将这一特色戏曲文化融入民族中学,并作为学校校本课程的一项内容,学校还专门邀请地戏传承人来校指导、授课。同时,又开设了地戏欣赏讲座,使每一位学子对传统戏剧都有一定的了解,真正做到地戏艺术在校园的普及。16岁的蒙中贤是一个地戏迷,从小就跟随父辈学跳戏,打下了扎实的根底。他告诉记者,同学们学传统地戏的兴趣浓厚,课余时间他还当起了大家的义务“小教练”。

  “看过蓬莱地戏的人都深有感触,它是民间文化非常珍贵的财富。把当地的民间剧种引进校园,就是充分利用其影响力和亲和力,通过地戏艺术的学习、喜爱、参与等一系列的活动,使学生了解这一具有代表性的地方剧种,让更多的校园学子融入到地戏表演中来。”区文化馆馆长唐红琳说。

  蓬莱村上上下下对地戏的关心与热爱让人感动,和村民谈及地戏,他们的脸上绽放出自豪的光芒。他们说,地戏是祖先带来的,它在蓬莱村民心中留有挥之不去的乡情和刻骨铭心的回忆。如今,村里不仅男子能跳地戏,女人、小孩也加入其中,这无形中更扩大了地戏的继承范围。

  本报记者 孙鲁荣 文/图

责任编辑:朱可翔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