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家潘朝曦:传统文化是中医学术之根

发布时间:2014-08-08 20:19:22   来源:贵阳日报  

摘要:在最新一期的贵州“知行讲坛”讲学现场,名中医学家潘朝曦教授透露正在撰写一部中医书,书名《颠覆与回归》。潘朝曦对他所做的这一切,概括为“回归”,向在中华传统文化上生长出来的中医之道的回归。

  在最新一期的贵州“知行讲坛”讲学现场,名中医学家潘朝曦教授透露正在撰写一部中医书,书名《颠覆与回归》。

  正在撰写中的《颠覆与回归》,潘朝曦说直接面对当下的“中医热”。“各种形式的中医热只是表面上繁荣,那是虚火、高烧,其内实已元气将竭,中医危矣!”近些年,潘朝曦像只“中医乌鸦”,在各种公开场合发出类似的中医危言。

  但在另一方面,他又像一只频频发出“中医微言”的“喜鹊”。一方面,他分析“中、西医的文化差异”,提出“中医认识人类生命有十大智慧”,提出“中医比西医高明”的观点;一方面,在“中医是不是伪科学”等问题上给出令人信服的论述。与此同时,他认为“现有的医学教育体系培养不了中医”,提出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医学术之根。

  潘朝曦对他所做的这一切,概括为“回归”,向在中华传统文化上生长出来的中医之道的回归。

  “西医关注人体器官,中医关切整个人类”

  记者:对于“生命”和“生病”,中医和西医是怎样理解的?

  潘朝曦:西医把生命体当做“机器”,通过分拆“机器”寻找故障“零件”,分析是哪些物质导致了故障,然后使用工具想办法消除故障还原生命体。依其特点,西方医学的生命研究模式被称为“生物医学”模式。该模式突出了医学工具的重要性。基于手术刀,西方人建立了人体解剖学、病理解剖学;显微镜的发明,微生物学、免疫学、分子医学等学科相继创立。

  西方文明通过分析思维,探知了人体的脏器形态、部位及其组织细胞的病理变化,发现了致病微生物和寄生虫,并采取了抗生素等对应的手段去征服疾病。

  中医是把人置身于宇宙万物之间来认知“生命”的。古人通过观察天地万物的规律,认为人的生命贵在“顺天法地”、“尚中尚和”,“生病”是因人的身体“不中不和”。古人认识到的“病因”包括“情志病、物理病、社会病”三大类,揭示出人的情绪失调、自然环境失衡、社会风气失正均可致病。就此,中医依据发病规律,总结出药物和非药物的治疗方法。

  由此可见,西医关切的仅是一个人的肉体器官之病,中医则同时关注整个人和整个人类社会的精神和肉体。当然,我们得承认西医的发展造福了人类。但从历史和认识的全面性来看,西方医学在致病因素认识方面远不如中华先哲认识之详备、应对之周到。

  “异化了的中医才不管用”

  记者:那为何近代以来,当中医遇到西医后受到了那么多的质疑?许多有影响力的人比如鲁迅先生。对此您怎么看?

  潘朝曦:中医受质疑,准确地说应该是整个中华固有的传统文化被质疑。这是近百年来一桩尚未算清楚的旧账和公案。至今很多人仍把传统文化与封建、愚昧、落后、丑陋划等号,而把西洋文化则不加选择的纳入先进、科学、现代化的范畴。国人推崇西医,原因首先不外乎认为西医是科学的,中医是不科学的。

  何为科学?首先要知道科学不等于绝对进步,科学也是把双刃剑,有得就有失:农药、化肥提高了粮食蔬菜的产量,因食品安全产生的时髦病却越来越多;基因改造的食物品种得到改良,这算是好事,而对于人的健康而言恐怕是品种改劣。

  比较中医和西医谁优谁劣,疗效是硬道理。有疗效就是科学。多年来中医备受多重阻挠和责难,但仍能在抗击多种传染病及疑难病症的治疗中屡建奇功。如中医药在20世纪50年代阻断乙脑流行、70年代在天津攻克急腹症、全国研究针刺麻醉取得成果;21世纪之初中医药又介入SARS,均得到世界的认可与青睐。

  况且,中医和西医并非泾渭分明,越来越多的中医运用到了西医的成果。

  记者:不少中医院经常开出西药来,而西医很少开出中药来。而且很多中医院不能救急。这不就是问题所在么?

  潘朝曦:这主要由于五十多年中医教育的失败。用西医科目为主体的教学模式,培养不出原来概念上的中医。现代的所谓中医,治病用药也非传统中医的思辨方法和处方,这种被异化了的中医临床多疗效不佳。

  加之中医缺少学术脊梁,很多人对西医西药的过分迷信崇拜。以急救为例,在西医进入中国以前,中国人得了急病,并没有都去死。记载中医治疗急病的文献很多,有的还是专著,只是我们的中医继承人头脑中一开始就认为中医不如西医,没有很好地去继承,自动弃守了阵地。我本人在临床上还用中医中药治疗如大出血、哮喘、心衰、中风等急重危证多种,事实证明:中医药管用。

  “没有中华传统文化就没有中医”

  记者:也就是说中医这门学科“生病”了。怎么治?

  潘朝曦:没有中华传统文化就没有中医;不学中华传统文化就学不到真正的中医。首要的,是传承中华文化以培中医之本。一方面,近百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的滑坡、断裂,正是中医不被传承、认同的根源所在;一方面,许多有心想精研中医的人,往往被中医文献古奥的文辞所苦,只要理解了传统文化的思维方式,这些文辞将不在话下;

  再就是要重视大众普及。一方面,“中医热”中许多普通民众无法有效地辨别孰真孰假,说得不客气点,许多民众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个“愚”字,使得许多打着中医幌子的骗子“大师”像韭菜一样冒出来。要治中医热乱象,得先向大众普及中医常识;一方面,大众也是中医赖以生存的土壤,有了大众的了解、信任,中医才能生存下去。

  最后,中医要在攻克危急疑难病症上作出自己的贡献。比如,全球医学上存在的一些疑难病症,均为剥夺生命或健康的元凶,中医在这个领域行不行,是检验中医有无实用价值、科学性的试金石。这需要中医积极挖掘传统智慧,大胆创新。倘能找到好的方子,不仅能解人疾病,还能极大程度地收复中医失地。

责任编辑: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