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十万大军十万梦 十年弹指千载变

发布时间:2014-08-08 15:34:10   来源:贵阳日报  

摘要:以1964年为界。往前,今六盘水境内是天末蛮荒之地,地上流传着的是“千载空白千载忧,遍地荒野遍地愁”的诗句,以及“毕节大方一枝花,水城威宁苦荞粑”的谚语。

  盘县城关镇古城。

  六盘水三线建设博物馆的“雕塑”,表现了三线人的拼搏精神。

  今日盘县新城。

  三线建设者回忆从前的峥嵘岁月。

  以1964年为界。往前,今六盘水境内是天末蛮荒之地,地上流传着的是“千载空白千载忧,遍地荒野遍地愁”的诗句,以及“毕节大方一枝花,水城威宁苦荞粑”的谚语。

  1964年起,好人好马上三线。一句“为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睡好觉”,十万建设大军开启了赶赴六盘水的磅礴征程,打响三线建设大会战,敢叫天地换新颜。只十多年,三座无名小城变身现代化工业之称。真可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十年弹指千载变”。

  六盘水市今年刚满35岁,气象磅礴,万家灯火。成就它的,是那个特殊年代里,十万建设大军的磅礴征程与追梦岁月。本报记者走进六盘水,去见证那段去之不远的风采。

  一句话,一辈子

  在送站人的哭声中,咣咣作响的火车从黑龙江鹤岗火车站启动了。就着闷罐火车顶上一盏昏暗的小马灯,22岁的李长山找到一个铺位,摊开自带的被子躺下,安心入睡。这时是1964年10月20日的凌晨4点,他已经半宿没闭眼了。十天十夜后,黑龙江鹤岗矿务局建筑四工区的建筑工李长山和同单位的五、六百名干部职工一道,到六盘水矿区报到。

  “出发之前,单位领导动员我们去三线,说毛主席老人家讲了:‘三线建设搞不好,我睡不着觉;没有钱,拿我的稿费;没有路,骑毛驴也得走进去。’”李长山义无反顾地提交了申请,“为了让毛主席老人家睡好觉。”

  李长山他们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到达六盘水的人马。上世纪60年代,先后有十万建设大军开启了赶赴六盘水的磅礴征程,打响三线建设大会战。虽说天南海北、南腔北调,“为了让毛主席老人家睡好觉”却几乎成了他们踏上征程时共同的“标准答案”。

  自南下之日起,李长山那病中的父亲就没能睡好觉。他是家中独子,10个月大时母亲过世,由老父一手带大。“南下之前,本来有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之后,这事就黄了。”李长山说。1967年春节,他回东北老家探亲,同亲戚另介绍的一位村里姑娘成婚。“老父已于1965年6月逝世,没来得及见到儿媳妇。”这个东北汉子双手抱怀,垂下眼,沉默。

  现年73岁的解春纪是和李长山一道来的,出发前儿子刚满一岁。“好在1967年,老婆孩子就来到六盘水,一家人团聚了。”两人先是参与修通了“贵昆线”中的“茨冲——滥坝”铁路段,1966年8月1日,又进入到土城矿筹备处工程建设兵41支队3大队,做煤矿工程建设。

  李长山回忆说,那会儿提倡的是“先生产,后生活”,生产建设是重中之重。每天早上6点上山,晚上6点下山,放炮开山开隧道,打石头玩外运,体力活很重,每顿饭要吃斤把米饭。但是有劲头,回家路上还高唱《打靶归来》。“其实应该是《放炮归来》。”李长山不忘东北人的幽默。

  回到家——其实是“干打垒”房子,土墙、油毡顶、木板上铺稻草当床。天无三日晴,这家里就没一块干的地方。“也不觉得苦。当时我们咋说的?干打垒,就是好,它是革命传家宝,群众发明来创造,三线建设离不了。”“吃什么?下面弄点柴火,上面从房梁上吊个锅,烧点儿开水。很少的菜,加很多的红辣子和盐。三块石头一口锅呗。”“山区冻雨多,毛毛雨从空中下来就冻了。怕什么?咱有贵州三宝:雨衣、雨靴、破棉袄。”像说单口相声似的,一段段顺口溜从李长山嘴中脱口而出,蹦出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2002年,李长山从盘江矿务局光荣退休,他的3个子女也先后留在了由盘江矿务局发展出来的各单位。

  “退休十多年来,我们一起从东北来的那拨人,三分之二的人都不在了。有的是在很年轻时就因公殉职。但是——”李长山顿了顿,“不论是还活着的,还是不在了的,都是一辈子,都会长眠在这里。我们无悔。”

  快临别时,李长山贴着记者的耳朵说了句悄悄话:“我年纪虽然大了,但睡眠很好。心中踏实,每天都能睡足八小时。”

  一面墙,一高地

  “为了让毛主席睡好觉”、“先生产,后生活”、“干打垒”……李长山如家常般说出的话,被镌刻在“贵州三线博物馆”里的一面墙上。这面墙上的每一个字,都使我们回到李长山他们十万建设大军磅礴征程的追梦岁月。

  目光所见,“磅礴征程”四字,恰以最大的字号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三老带三新”六字则以较小的字样付之于旁,像是对“磅礴征程”的注解。一问博物馆的讲解员,果然如此

  据她介绍,所谓“三老带三新”,即老矿区带新矿区、老矿井带新矿井、老工人带新工人。“好人好马上三线。那时从老矿区调队伍,都是成建制地调,包括领导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以及施工队伍。不仅调人,还要带齐施工设备和活动房子等生活用具。总之,除了家属一律留在老矿区,能带的都带来了。”对十万建设大军陆续到来之后,采取的口支援包干的方法,例如:山东、徐州包水城;河南包六枝;开滦包盘县等等。老区队伍到新区后,再吸收补充大量新工人带,主要是带技术和作风。

  至于“靠山、分散、隐蔽”和“备战备荒为人民”,则应该联系起来讲。“一看就带有冷战时期的气息。”六盘水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斯信强说。众所周知,新中国诞生以来就始终处于被封锁包围和战争威胁中,尤其是进入上世纪60年代,形式更加严峻,于是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三线建设提上日程。

  “三线建设中,六盘水被催生出来。”斯信强解释说,有着丰富矿产资源和优越地理位置的六盘水,终于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开发机遇。原来,有“江南煤都”之称的六盘水,拥有上天赐予的“资源富矿”,这里有贵州历史上用煤的最早记录。有诗为证:“窗映松脂火,炉飞石炭煤。”这句出自易纮《过普安》诗,见于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重修刊行的《普安州志》。普安州,今六盘水盘县的古称。“只是限于地域偏远,交通不便,很长时间以来今六盘水境内以农业为主。”

  “既然是备战,离不开军工企业,制造武器的钢铁,以及炼钢铁的焦煤。四川攀枝花的钢铁基地,重庆的军工项目,六盘水的煤炭基地,就是为三足而立、互相配套而打造的。是西南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斯信强进一步阐释说,要把六盘水的煤运到攀枝花,先开路。于是,以铁路为先导,修建成昆(成都至昆明)、川黔(重庆至贵阳)、滇黔(昆明至贵阳)三条铁路组成的西南环线,六盘水的“三线”建设轰轰烈烈展开。“到今天,我们会说,六盘水是被火车拉出来的城市。”与此同时,煤炭矿井的钻头也日夜不休地转动着。1966年1月1日,随着六枝矿井的投产,三线建设的第一车煤见到天日。1970年,第一列满载洗精煤的货运列车,从水城野马寨站驶出,驶向攀枝花钢铁基地。攀枝花的矿,六盘水的煤,实现了钟摆式的运输。“我们也会说,六盘水是被钻头打出来的城市。”

  斯信强介绍道,在矿区建设的过程中还有一个顺口溜:“远看像村庄,走进是工厂,不见人影动,只听机器响。” 顺口溜是基于对美苏间谍卫星的认知,据说从卫星照片上可以看到人民日报的标题。“不见人影动”是对间谍卫星的反制。“现在看来,这无疑是夸张了。但这就是‘靠山、分散、隐蔽’原则的生动体现。”斯信强说。

  “无论如何,三线建设对六盘水的影响是巨大的。”原国家建材工业部办公厅主任单兰山是名老三线建设者,先后五次来到六盘水。他见证了六盘水的变化:“48年前,我第一次来六盘水。当时的六盘水是大西南最穷的地方,到处都是荒山野林,看不到老百姓,就算看到几个也都是从山上下来的少数民族,老百姓大都没吃没穿,男人穿的是稻草编制的衣服,女人没有衣服穿,不敢出门。”

  “因为三线建设,六盘水从‘千载空白千载忧,遍地荒野遍地愁’的困境中,一跃成为成一座现代化工业城市。这一过程仅仅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单兰山说,“三线建设是六盘水市现代文明的起点。”

  在斯信强看来,六盘水的三线建设在创造巨额物质财富的同时,还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十万建设大军留下的“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三线建设精神。

  这精神是血染的。斯信强说,六盘水三线建设中的伤亡人数,迄今未收集到完整的资料,但《六盘水三线建设志》收入烈士名录的,有铁道兵指导员71人,基建工程四十一支队指战员102名。“为了打通贵昆铁路的咽喉要道梅花山隧道,伤亡尤其惨痛。”后来,一位名叫张殿魁的老人回顾这段经历说,“每次坐火车经过梅花山隧道,都忍不住流泪。”老人80多岁了。

  这精神更是实打实地实践出来的。“十万建设大军告别故土和亲人,来到荒山野岭,住的是油毛毡干打垒,吃的是包谷饭窝窝头,却用血肉之躯肩挑手扛,修铁路、打钻井、开煤矿、架电线、建高炉、办工厂。贵州最大的钢铁企业、最大的煤炭企业、最大装机容量的火力发电厂、最大的水泥企业都落户于此。”斯信强说,“每每温故三线建设这段伟大的历史,心中总会增加很多正能量。这是我们的精神高地。”

  一座馆,一城梦

  “我们没有被忘记。”2013年8月17日,“贵州三线博物馆”在六盘水市开幕。上述这句话,是很多老三线前来参观时说得最多的两句话之一。另一句是:“太应该有这样一个地方了。”

  “贵州三线博物馆”是目前为止,全国唯一一个以“三线建设”为主题的博物馆。博物馆利用水城县委、县政府原址大楼为依托,建设而成。占地面积26826平方米,东接水城老城,一段清代残留的古城墙环绕着;西邻荷城公园。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恰在好处的位于六盘水由旧换新的过渡地带。

  走进博物馆,迎面而来的是一件高大的艺术装置,装置由三线建设时期留下的工业元素组装而成,有钢铁架、高压电线绝缘子、铁轨和挖掘机的挖掘头。再往里走,李长山口中的“干打垒”、“贵州三宝”以及诸多作业工具,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一块刷着标语的石头也原样搬来了,上书“身居山洞观世界,脚踏群山争先锋”,署名“煤炭68处一大队”。配合这块标语石的,是一段十余米长的“运煤巷道”。矿灯昏暗,四周是坚硬的矿石。

  置身这些老物件中,耳边隐隐约约响着工地上的号子和歌声。仔细一听,是从馆内音响中传出的歌声,韩磊演唱的《千年北盘江》。高亢豪迈的歌声中,有两句歌词尤其响亮:“我心飞翔,云端之上”。

  走出室内场馆,当年彭德怀指挥“三线建设”的办公遗址、“三线建设”指挥部(有误,彭德怀只是在此听过汇报,并不存在“三线建设”指挥部,铁道兵8701部队司令部曾驻县委楼)、县委楼、陆家大院以及育才壁、蒸汽机车、机械设备等历史文物一一展现在室外的文化广场上。一位放学的中学生绕着蒸汽机车走了一圈又一圈,他说这是第三次来看了。

  对三线精神最好的传承,就是永不忘记,接力而行。还在博物馆开工之初的2013年6月6日——10日,中国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国情调研组考察了六盘水三线建设情况。中国三线建设研究会筹备领导小组秘书长郑有贵看到,三线精神在潜移默化中传承。“2007年,六盘水对三线工业遗产开展了初步调查,掌握了一批重要的三线建设建筑遗存和实物资料,其中有重要建筑46处,机器设备等48台(套),生产生活工具等100余件。现在正在修六盘水三线建设志、建三线建设博物馆、打造三线建设文化广场。”

  事实上,贵州三线博物馆开馆的同时,《六盘水三线建设志》和《三线风云·贵州六盘水专辑》两部书同期出版发行。按照规划,“六盘水市要打造三线建设文化品牌,立足六盘水,面向全中国,把全国三线的东西集中在六盘水来展示。力争把六盘水市建设成为三线文化的聚集地、展示地和辐射带。”具体操作起来,就是“六个一”工程:一套反映三线建设时期先进模范人物和为“三线”卷取英烈事迹的系列丛书;创作一首歌颂“三线”精神的歌;保存一批三线建设工业遗址。等等。

  记者在贵州精煤股份有限公司采访时,该公司宣传文化部办公室主任朱华云告诉记者,公司离退休的老三线有1.1万余人,公司也正筹备着建造一个三线博物馆,出版《盘江三线情》丛书,收集、整理那段不容遗忘的岁月。

  在六盘水的主干道钟山大道中段,有一座“世纪文化广场”,广场中心的乌蒙铁塔是六盘水的标志性建筑,塔身由104块黝黑的铸铁镶嵌而成,体现贵州六盘水市江南煤都、十里钢城产业的象征。塔的四面用“楷(真)、草、隶、篆”四体书法环刻戴明贤先生的“凉都赋”,即:

  斯是高原,乌蒙之巅;先民燧火,点燃于廿六万年之前;牂牁夜郎,崛起于春秋秦汉之世;人民勤劳文化璀璨,三线建设中艰辛创业;改革开放后欢腾建市,百业俱兴;煤钢电材,远及江南岭表;四季宜人,无愧乎凉都令名;今逢盛世,六盘水,云蒸霞蔚,无量前程。

  ■本报记者 郑文丰 刘辉 文/图

责任编辑:彭钥嘉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