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银行“虚增”资本新玩法 资本债互持隐身资管

发布时间:2014-08-22 14:34: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127号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的下发已经百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针对影子银行管制的套利新法却仍在推陈出新。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银行资本金的日渐补足及“资本债互持”等套利模式的出现,二级资本债或出现更大规模的“发行潮”。

银行“虚增”资本新玩法 资本债互持隐身资管

  面对监管新规下的资本金饥渴难题,一些银行选择了走“捷径”。

  127号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的下发已经百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针对影子银行管制的套利新法却仍在推陈出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华北某股份行人士处获悉,目前部分股份制行间正在展开一项新的资本管制套利方式,即两家银行利用资管计划,分别对交易对手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进行“互持”;由于该方式可一定程度上增加银行的资本金,因此正在被部分银行研究、尝试开展。

  值得一提的是,自8号文(《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及127号文的下发后,银行此前较多开展的银证理财融资业务(SOT)及同业业务受到了种种限制。其中之一,便是有关业务的资本占用出现增加,而这也直接导致了部分银行出现资本金匮乏的情况。

  面对资本金需求,多家银行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附属资本的活动也随之增多,而通过资管计划实现二级资本债“互持”的方式也应运而生。

  由于在该模式下,银行引入了资管计划进行间接交易,该业务的隐蔽性也得到相应加深;然而,随着此类管制套利活动的加剧,商业银行资本监管的不确定性也将随之上升。

  解构“资本债互持”

  据前述股份行人士刘彤(化名)介绍,在“资本债互持”模式下,其实质是银行以理财资产中的“非标(非标准化债权)额度”来换取二级资本的“虚增”。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资本债互持”模式的具体操作方式表现为:A银行以自营资金或同业资金投资信托计划或券商资管计划,再以后者为通道对接事先协议好的B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与此同时,B银行也以同样的方式投资A银行所发行的二级资本债。

  之后,两家银行再各自发行理财产品,以理财资金为投资于彼此二级资本债的资管计划“接盘”,从而将该类投资从表内腾挪至表外。

  “这个方法有利于解决银行的资本金来源问题。” 刘彤表示,“在这种模式下,两家银行分别支付各自中介费、通道费后,只要交换彼此本金收益,其实就能达到虚增二级资本的目的。”

  而在发行成本方面,由于已事先私下协议好交易对手行,双方所需要支付的中介费用也相对较低。“像信托的通道费,一般都在1‰-1.5‰。” 刘彤透露。

  不过,由于该业务需以理财资金对接单一信托或资管计划方能完成,因此理财资金对二级资本债的投资亦属非标投资;而根据8号文要求,该业务将对理财业务的非标额度构成占用。

  “一般银行是把非标转化成标准化债权,比如用私募债或者证券化的方式。” 刘彤坦言,“这个业务与其相反,是把标准化转成非标,本质上则是用非标额度创造二级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与此前集中于业务前端的管制套利模式有所区别,“资本债互持”模式以虚增银行二级资本为目的,运行在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的后端,但同时需要业务前端的交易来配合完成。

  资管“代持”绕路监管

  有关二级资本工具的互持,其实并不是一个新命题。

  早在2009年以前,针对二级资本债的“前身”——商业银行次级债的互持,就曾在银行间市场盛极一时;但由于容易造成二级资本虚增,这场有关次级债的“互持游戏”不久便遭到来自监管层的叫停。

  彼时,监管部门下发《关于完善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机制的通知》,要求各银行在计算资本充足率时,需扣除对次级债的“互持”部分;而在去年起施行的新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中,相应的监管措施也并未松动。

  “商业银行之间通过协议相互持有的各级资本工具,或银监会认定为虚增资本的各级资本投资,应从相应监管资本中对应扣除。”《办法》规定,“商业银行直接或间接持有本银行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和二级资本工具,应从相应的监管资本中对应扣除。”

  不过,在前述“资本债互持”模式下,银行先以理财、再以资管间接持有其他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从而规避了新《办法》对二级资本工具的监管。

  “《办法》只针对协议互持有限制,但是利用资管计划间接代持,而不是银行自己投资则可以绕开这一限制,同时把资管转移到理财账户,这样不会对风险资产造成额外占用。” 刘彤指出“在具体操作中,还可以将其他标准化资产装入理财池,这样就能让资本债互持变得更加隐蔽。”

  值得一提的是,127号文下发后,多数银行因需多计提风险资产而出现了资本金不足的问题。而“资本债互持”模式的出现恰恰是对银行资本金需求的“充血”,而该模式或亦将成为规避127号文和资本管制的新方法。

  “以前做非债投(非标直投)的方式,找一家股份制银行兜底,可将风险资产占用降低至25%。”北京一家股份行资产负债管理人士坦言,“但后来127号文叫停了同业担保,但如果不能出函,风险资产就要全额占用,这将对银行的资本金造成很大影响。”

  “和之前的方法不太一样,之前是做减法,尽量减少项目的风险计提;而资本债互持的逻辑则是做加法,把二级资本的存量搞上去。” 刘彤认为。

  大规模开展受限乙类户“债市禁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中国货币网数据统计发现,截至8月13日,已有20家银行披露二级资本债发行计划或相关资料。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银行资本金的日渐补足及“资本债互持”等套利模式的出现,二级资本债或出现更大规模的“发行潮”。

  “现在银行补充资本金的渠道比较少,发行优先股目前限制也不少,而除了增资扩股,留存收益外,基本只能靠发行资本债来补血。”前述资产负债管理人士坦言,“随着业务量的扩张和监管的趋严,银行利用二级资本工具补充附属资本的需求将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在二级资本债发行层出不穷的当下,“资本债互持”模式或将是银行补充二级资本成本较低的选择之一。

  但值得一提的是,该模式的大规模开展仍然受到诸多限制,作为交易结构中关键一环的信托计划或资管计划,仍然无法在银行间市场开立新户。

  去年4月份的债市稽查风暴中,作为乙类户的券商资管、信托计划和基金专户在银行间市场的开户操作曾遭到来自监管层的叫停,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一叫停一直延续至今。

  “目前仍然没法接受信托、资管和基金专户的资料申请。”央行上海总部金融市场管理部外汇市场处一位人士表示,“不过重启应该就在最近了。”

  由于开户受限,部分用于代持二级资本债的信托计划或资管计划则多为监管层窗口叫停开立新户以前的存量账户,但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乙类户重入银行间预期的临近,二级资本债互持的模式将逐渐增多。

  “需要二级资本债的发行量上去,同时能够进入银行间市场代持资本债的乙类户也要增多,这样这个模式的规模可能就做起来了。”

责任编辑:张琰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