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围绕开矿的争论

发布时间:2018-01-03 16:16:31   来源:贵阳日报  

  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是平定播州土司杨应龙叛乱的关键之年。这年,原任贵州巡抚江东之因战事失利撤职,新任巡抚郭子章到任后,会同总督川、湖、贵三省军事的兵部侍郎李化龙迅速扭转了败局,翌年六月,叛军最后据点海龙囤陷落,杨应龙自焚身亡。折腾了十年的播乱终告结束。

  正当贵州战事孔急之际,应天卫百户范仑,给万历皇帝上了一本奏折,提出“恪遵祖制”,贵州应当与全国各省一样,对矿产和名马等土特产品实行专卖和课以赋税。按明代卫所军制,“百户”是统兵112人的小官,隶属千户所。而这个外省人范仑,却关心到贵州事情来了。不过,万历皇帝倒是听进了范仑的建议,决定派内官监左监丞张庆“率原奏官民往黔照例征收。”圣旨下来,引起了极大震动:“八番土民,嗷嗷一时;中外臣工,咋舌错愕。”围绕这件事,中央和地方十几个大臣纷纷出面向皇帝进言,表示异议。看看郭子章著《黔记》上记载的名单,真都是赫赫重量级的官员,他们包括吏部尚书、都察院左御史、兵部尚书、户部给事中、贵州道御史等等,当然还有贵州巡抚郭子章。

  反对者的理由,荦荦大端,举要如下:

  ——贵州一省皆山,“其地狭隘无奇异之产,其闾阎萧索,无难得之货”,兵饷还得仰赖川湖。眼下播乱猖獗,民心汹汹,如果又以税使临之,民其何堪?

  ——按朝廷要求,贵州课税不过三万余,加上进贡一批名马。既然平播战役,朝廷为川贵不惜花费内帑数百万,又何必争这区区三万之利?

  ——百户范仑“不过一市井无赖耳。彼见税使满天下,独遗贵州,以为此奇货可居也”。皇上也认为,贵州乃十三省之一,奈何独独例外不课税。殊不知,“贵州万山险恶,地实不毛”。语日: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按:这个流行了数百年给贵州形象造成极大损害的顺口溜,原来早见于此)。这样的地方,平时都怕出事,何况眼下杨应龙作乱。所以“论黔之地,税本无利;论黔之时,税反有害”。

  ——范仑所称水银、朱砂、铜、铅、名马等物,生于山岩之中,邻于虎豹之穴,倘一开凿,苗人耽耽,劫夺而去,莫非还要派兵去守矿?如让商贾来收,穷乡僻壤,游商敛迹,谁能保证他必来呢?这些矿产如果要运送到京师阙下,“则鸟道千里,龙滩九折”,又怎么运法?

  ——查贵州历来常赋,每年朱砂共33斤,水银共440斤,黄蜡共2910斤。朝廷并不知道这些物资产于黔中,为什么限数如此之少,正因对待贵州遐荒,“明以其利遗之,实以安之也”。把利益留给贵州,实际是为了保地方安定。何况地方官兵力量用以守城池还不够,哪能分散力量布置于岩洞之间。

  ……

  接二连三的疏文送到朝廷中枢,历数种种理由,最初未能上达皇帝御览。于是,郭子章与一位御史又会同上疏;京中一位大学士,也上了一奏。皇帝终于看到了这些不同意见,才下了诏书说:“贤卿奏揭,忠君爱国,远虑深谋,嘉尚不已”,“黔中正在用兵征讨之时”,可停派税使赴黔。据《黔记》记载,旨下:“贵阳军民舞蹈踊跃,甚至有泣下者。曰圣天子举动如此,何忧贼哉。”果然第二年杨应龙乱平。

  第一回合,反对课税的主张占了上风,但这场争论并未结束。

  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平播战争结束后,兴武卫指挥周原茂,重复范仑的主张,又上疏建议在贵州课矿税。马上有一个担任山西道御史的贵阳人李时华出来批驳,说皇上“御墨未干”,忽然又有这种悖旨的建议,这好比是“贵阳人方出水就岸,奈何复投之火也”。于是,皇上再次把贵州课税的主张压下。再过两年,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春正月,有一个千户王应魁第三次提出在贵州开矿收税。这次万历皇帝听从一位大学士的意见,终于决定取消在黔课税的拟议。事后,郭子章在他的60卷煌煌大著《黔记》中专列一卷,名为《止榷志(上、下)》,记述此事甚详。“止榷”是什么意思?古代称专利、专卖为榷。此处所谓“止榷”是指停止对贵州矿产实行专利、专卖、课税。

  围绕止榷之争,表面上是财税政策之争,实质是开发矿产方针上的分歧。

  从历史记载看,矿冶业是我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生较早的部门。但是,明初沿用元代定制,禁民开矿,只限开办官矿官冶。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有一个开矿运动,以开官矿为名,大规模勒索百姓,史称“矿税之祸”。那次开矿运动,曾在各省激起20多次以反税监为主题的“民变”,这方面情况,许滌新、吴承明主编的《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有记载。

  在这个大背景下,贵州矿产资源虽然极其丰富,但明代开发不过数种。这里虽有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更有官方认识上的局限,统治者惟恐少数民族开矿藏匿山中,聚众滋事,所以严禁民间开采。有些已开发的矿坑下令封闭,未开的矿山不准开发。郭子章在《止榷志》中形容:贵州“地皆蛮夷,山多箐穴”,“贵州水银等物,俱在穷山苗穴中,今榷税为名,奸人蚁附成群,苗獠劫夺蜂起,乡落骚然,道路阻塞”,把开发矿产描写得非常恐怖。本来,明代贵州矿产已有一定开发,也曾设局经营管理,并征收课税,但地方当局采取因噎废食的态度,设想种种不宜开发的理由,致使贵州资源的开发进展十分迟滞。

  郭子章的《止榷志》是一篇文笔生动、各种观点摭拾周全的历史纪录。研究贵州矿业发展史,它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

  (下期请看《封闭山门初打开》)

责任编辑:何莹莹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