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贵州有了乡试科举权

发布时间:2018-01-03 16:13:58   来源:贵阳日报  

  贵州建省前,诸事吃亏。本地不能开科乡试(设乡试科场),考举人要跑到邻省应试,便是一例。

  古代科举考试,分为童试、乡试、会试、殿试几级。童试设在县、府,考取者名秀才(秀才考选升入京师国子监读书的,称为贡生)。乡试设在省城,考中者称举人。会试在京城,考中者为贡士。殿试是皇帝召集贡士亲试,录取分三甲,一甲三名,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称赐进士及第;二甲若干名,称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称同进士出身。

  以上情况可知,乡试是很关键的一级台阶。乡试中举,晋京参加会试,才有希望金榜题名天下扬。难怪,《儒林外史》描写范进熬到五十多岁,历二十多次乡试,最后听说中了举人,一下子便欢喜疯了。

  所以,贵州无权开科乡试,对本土人成长是极不利的。打个不对称的比喻,有点像上世纪长期里贵州不能设“博士点”,读博士生要报考省外,到九十年代后,这个状况才改变。

  永乐十一年(1413年),贵州始终建省。照理说该有资格自行开科乡试了吗?可是还不准。明弘治七年(1494年)贵州巡抚邓廷瓒曾经提过意见,但中央“批复”是:“贵州人才未盛,旧制未可轻改”。此后,各部无人过问此事,贵州自己也不再为之力争。一拖不是几年几十年,而是拖了一百二十多年(1413-1530年)。

  要说明朝廷不重视教育,也不尽然。从《明实录——贵州资料辑录》中检索得知,朱元璋说了不少强调发展贵州教育的话。他明令诸酋首长,凡有子弟,皆令入国学爱业。还喻示贵州播州宣慰司并所属宣慰司土官,各遣其子到京,入太学。建省前二十多年就创立贵州宣慰使司儒学,特选派一位学识渊博、教学经验丰富的国子学正前来担任贵州宣慰使司儒学教授。古代教授与现今教授不等同,它是一种官职,是专管教育工作的长官。

  可见,明代贵州建省之前,不仅先派军事长官,而且也选派教育长官,过二三十年才建省,才派行政长官。这反映了王朝一手抓军事统治,一手抓王化教育的明确思想。

  所以,明代是贵州古代教育蓬勃兴起的转折期。据贵州各地方志书中有关数据的不完全统计,贵州在建省前各地共建有官学大约十余所,明终贵州共建有府州县卫司学约60所。

  为何明朝中央重视发展贵州教育却忽视贵州开科取士,这反映明王朝重教化,求安边,但并不指望贵州人才参加到国家统治层分享一份政治资源。所谓“贵州人才未盛,旧制未可轻改”,就表明中央看不起贵州这个边远落后地区,是强势中心主流圈对弱势边区的一种歧视思想。

  这个现象是黔人田秋首先起来突破的。

  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贵州思南人田秋,当上了“给事中”这一颇有地位的京官,给皇帝上了一道《开设贤科以宏文教疏》。提出:“国家取士,两京十二省各设乡试科场”,为什么全国十三个行省中惟独贵州例外?田秋毕竟是贵州人,深知贵州考生之苦,笔端很带感情。他说:贵州至云南相距且二千余里,而盛夏难行,山路险峻,瘴毒侵淫,生儒赴试,其苦最极。然而,面对这种状况,贵州有苦无处诉,只能“望天门于万里,扼腕叹息”,天高皇帝远,贵州在朝廷政治资源不足,又有谁为贵州说话?

  田秋不愧是一位敢于秉笔直谏、为家乡贵州说话的好官。他的疏文打动了嘉靖皇帝。当即“章下”,同意他的建议。可惜,古代皇帝的“圈阅”“朱批”“红头文件”,有时也不一定管用。皇上“章下”了五年,贵州巡抚却自己搁置了五个年头,没有落实。看到这个情节,笔者有点生气,很想查一查这期间贵州抚按大员是谁。找《贵州通志·宦迹志》,知道一个是刘士元,一个徐问。再看他们事略,发现这两个人其实亦非等闲之辈。在贵州却干了一些好事,比如刘士元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争取中央同意,免去了贵州少数民族一些朝贡负担。徐问反卜对“边将喜功”衅得罪少数民族,也是一位比较明智之官。这两位巡抚为什么对乡试这样的大事,竟拖了五年不办呢?看来,贵州封疆大吏多着眼于政治“维稳”,对文化建设这样不能立竿见影的事,重视不够。

  到了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一个浙江奉化王杏,派到贵州担任巡抚。他上任,便把搁置五年的旧事重提,上疏朝廷说:“贵州自建省设学校养士以来,历百五十年来,文教茂往昔十倍。诸生就试云南,苦于道路。今于贵州城内西南隅择地可以营建贡院。计所需白金二千四百余两,检藩库羡银可办。”他不再是坐而论道,而是起而实行,划出地点,拿出经费,“真抓实干”,所以在他任上,贵州终于开设乡试科场了。其时是嘉靖十六年(公元1537年)。就是说,王杏抓得紧,也还花了三年时间,贵州才真正和全国其他十二个行省平起平坐,能够自己设乡试科场了。这时,距明开国已169年,距建省已124年。明代共存在276年,时间已过去大半矣。

  一个贵州籍京官田秋,一个客籍巡抚王杏,一前一后,几经曲折,使贵州开设乡试科场成功。从此,贵州士子辈出,明清两代贵州共出了六千举人、七百进士,应该是有田秋、王杏两人的一份功劳的。

  (下期请读《围绕开矿的争论》)

责任编辑:何莹莹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