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回归中车 中车电动股权低价转让背后有什么?

发布时间:2017-11-03 09:50:16   来源:人民网  

10月27日,中国中车集团(简称“中国中车”)发布公告,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简称“株洲所”)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所持有的湖南中车电动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车电动”)51%的股权转让给中国中车,转让价格为人民币92640.02万元。

公告显示,株洲所转让51%的股权合并报表确认的收益分为两部分:处置51%的股权产生投资收益5.4亿元,根据中车电动股权交割日未经审计剩余的36.37%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收益3.8亿元。因此,本次转让的51%股权估值约为9.26亿元,那么也就意味着中车电动估值仅为18亿元。

新能源市场整体向好的情况下,18亿元估值是否过低?为何要将股权转让至集团旗下?此次转让之后,中车电动未来又将如何发展?谜题重重,《中国汽车报》记者试图揭开。

谜题一:中车电动是谁?

“对不起,我对这家公司情况不是很了解。”对中国客车行业有多年研究经验的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高级顾问裴志浩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中车电动在新能源客车市场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但他对其所知甚少。

的确,尽管已经进入客车前十,但相比于大家所熟知的“三龙两通”,以及和同样进入前十的后来者——比亚迪和珠海银隆相比,中车电动似乎“游离”在行业企业和媒体之外,笼罩着一层略微神秘的面纱。

据官网介绍,2007年7月 ,中车电动成立,我国第一家获准从事新能源汽车整车、动力系统总成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及制造的汽车企业在湘江西畔拔地而起。

另据媒体早期报道,该公司为株洲所联合清华大学、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等组建的股份制公司。发展至今,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74亿元,其中株洲所持股87.37%、三一集团持股1.39%、湖南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0.70%、肖铿持股10.11%,邓鹏图持股0.43%。

其实早在2001年,中车电动就开始接触新能源客车。据了解,株洲所在15年前成立了8人研发团队承担科技部“863计划”,开始研发新能源汽车系统。“中国中车本身生产高铁产品,在纯电驱动技术上有储备,中车电动也是依托了中国中车的核心技术。”民族证券分析师曹鹤告诉记者,中车电动在新能源客车领域有着自身的优势。

2007年10月,中车电动首批新车(2台电动汽车、2台传统汽车)下线,并在当地进行了广泛宣传。据统计,截止今年9月,中车电动新能源城市客车累计产销超过1.7万辆,在全国近百个城市运营约30亿公里的里程。其中,2017年1-9月累计销售新能源客车4233辆,占据行业销售总量的10.2%,位居行业第三。

谜题二:为何估值如此之低?

“简单理解,就是原属于株洲所旗下的中车电动,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由中国中车集团直接管理。”曹鹤告诉记者,这次股权转让使得中车电动成为中国中车集团旗下的一级子公司。

这么看来,此次股权转让就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内部腾挪”。

可是,中车电动18亿元的估值,耐人寻味。从销量上看,2017年1-9月中车电动交出4233辆销量的成绩单堪称满意,而珠海银隆的销量为1966辆。这是被低估的18亿元吗?回顾格力电器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事件,至今仍是行业记忆犹新的话题。

“2016年度中车电动营业收入为37.88亿元,净利润达2.02亿元。而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9.81亿元,净利润仅为223.56万元。利润严重下滑,可能是本次估值较低的一个原因。”曹鹤说。

另外,业内人士分析,中车电动较低的估值与资本热度,与其电池技术受制于人也有一定关系。据了解,中车电动虽然依托中国中车先进的高铁技术储备,在电机和电控方面占据一定的优势,但是根据2017新能源推荐目录,其电池供应始终由福建宁德时代和深圳沃特玛牢牢掌握。

谜题三:为何要转让?

公告指出,“新能源客车受政策影响大,且应收账款较高,回款周期较长,资金占用较大,同时后续发展需要强大的资金投入。本次交易将有利于公司聚焦轨道交通等有关主业,符合公司未来发展定位。”

这是中车集团给出的原因。

2016年年底,工信部下发《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简称《通知》)要求,非私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要超过3万公里才能领取国家补贴,并于2017年1月1日起实施。可见,本次股权转让或许是因为补贴政策调整而导致中车电动出现资金难题,从而需要获取总公司的“输血”来维持后续运营。

“中车电动在全国市场一直依靠低价策略来打开市场,这是他们长期以来谋求发展的路径。”一位行业分析人士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中车电动在早期通过低价中标策略在全国“跑马圈地”,但国家补贴政策的调整使得企业获取补贴的时间进一步拉长,现在的情形已经不允许企业再做“赔本买卖”。

上述行业人士这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他为记者提供了一份江苏无锡、海南海口、湖南吉首、广州等多地的市场反馈材料,中车电动的整车售价在各地客车市场普遍偏低。以海口市2017年一份招标价格表为例,20台10.5米、170kWH以上的新能源客车,五龙、宏远、南京金龙、厦门金旅、安凯、宇通(减国地补贴)、广通等车型,分别是57万元/辆、60万元/辆、63万元/辆、84.6万元/辆、99.09万元/辆、85万元/辆及58万元/辆,而中车电动的招标价格则低至48.62万元/辆。同样,在江苏无锡、湖南吉首和广州地区,中车电动也以相当低的价格拿下了当地的新能源客车订单。

“补贴政策收紧不涉及技术层面的问题,只要产品满足国家标准,3万公里从技术上很容易实现,更重要的是销售策略的调整。”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公交与新能源销售管理部刘佳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面对新能源客车补贴政策收严的挑战,企业除了要按照合理的价格销售,更要考虑客户的运营能力。

如此看来,中车电动这是在为低价换市场的策略买单。

谜题四:未来何去何从?

公告中不能忽略的另一句话是,“本次交易将有利于公司聚焦轨道交通等有关主业,符合公司未来发展定位。”

对此,曹鹤解释说,“就像北汽新能源脱离北汽股份成为集团一级子公司,中车电动脱离株洲所成为中车集团一级子公司,将有利于其发展。”他认为,这表明中国中车将把新能源汽车作为集团下阶段的重要战略规划之一,中车电动得到中国中车进一步支持,或将拥有更强劲的竞争力。

中车电动或将借此机会继续发力新能源汽车。知情人士爆出消息,中车电动还将进军新能源乘用车,目前资质正在申请阶段。

“现在,中车电动已经被集团公司列为‘非优质上市资产’,后续没有集团‘输血’维持低价,也没有核心的电池业务,恐怕下一步会更加艰难。”前述行业人士则认为,2017年以来,中车电动营收与净利润一直大幅下跌,随着此次股权转移,中车电动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实则明升暗降,其市场地位也可能下滑。

“新能源客车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今年也是客车小年,以后如何与传统客车企业对垒,也将成为中车电动必须面临的问题。”该行业人士补充道。

责任编辑:杨博文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