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网络媒体走转改】越挫越勇 誓要打造安顺的“华西村” 记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大兴

发布时间:2017-01-10 12:16:56   来源:贵阳网  

从“省级二类贫困村”到安顺市规模最大的“种植和育苗基地”;从2008年人均年收入1982元到现在人均年收入7590元;从原来的“危房冷风穿,破墙烂瓦一烂摊”,到现在的果树满园、街道整洁、别墅林立、美如画图。是什么让大坝村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下面向大家讲述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村支书陈大兴的故事,感受这位基层党支部书记带领群众发展产业奔小康的无悔人生。

越挫越勇 誓要打造安顺的“华西村” ——记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大兴

宁静秀美的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近两年异乎寻常地“动起来”,在村支书陈大兴的带领下,户户种植金刺梨,家家修建小别墅,组组连通水泥路,新村秀美如画图。蓝瓦黄墙别墅,沿村中大道两旁统一建设,三层楼房上有阳台下有车库。村民黄双友来到自家新建的别墅前,前后左右,不停打量,考虑装修。黄双友说:“30多万元的房子,我现在只出了10万元,连这笔钱还是村支书陈大兴出面担保的贷款。我准备花上几万元接通电、简单装修好,再出门到浙江干建筑活,赚到钱后慢慢还,房子可以交给村里经营。对大兴支书,我们信得过,感谢他为我们操劳,他比我小两岁,头发都白完了。” 摘掉穷村空壳帽

  大坝村穷,穷在水缺土瘠。小小的大坝村大坝组,100多户人家就有苗族、白族、黎族、汉族等7个民族,迁徙而来,和睦相处。但是,土地贫瘠的大坝村长期以来都顶着“省级二类贫困村”的帽子。

  46岁的陈大兴早生华发。1996年,28岁的陈大兴开始担任村支书,为探索致富路子,他苦心孤诣,使出浑身解数。

  上任之初,他便私人贷款带领村民承包邻村180亩荒山种植药材黄柏,套种薏仁米和花生。山上缺水,黄柏长得也不理想,6年亏损10多万元。  

  为了弥补种植业的损失,他在旧州镇承包挖土方的工程,却因此欠债1万多元。年关,债主威胁说要拿他4岁的儿子抵债,妻子被吓哭。但他寻求致富道路的决心没有动摇。

  次年开春,他向信用社贷款1.6万元,付完欠账,用仅剩的4000元领着100多个村民承包了甘堡林场5000多方的伐木工程,多少又有了一点收入。

  1999年,陈大兴引种竹荪,当年收入10多万元。第二年,他带领6户村民把竹荪规模扩大10倍,没想到竹荪价格从上年的每公斤360元跌至90元。头年挣的钱又全部赔进去。

  听说烤烟增收来得快,他又带领村民种植烤烟200多亩,但时间一长,烤烟病虫害随之而来,不少烟农一年辛苦下来只挣点劳力钱。

  大坝村土地稀少,靠烤烟集体致富很难。他又把几万元的种烟收入投入规模养牛,“洋牛”水土不服,一头牛买进时3500元,卖出时1500元。

  10多年来,陈大兴苦苦摸索。种烟,土地有限,增收有度;养牛,“洋牛”不适应大坝村气候,亏损;育椿树苗,遭遇市场大滑坡,亏损……调整产业结构,陈大兴交过不少“学费”。

  金刺梨肉质厚实,酸甜适度,营养丰富。林业部门曾大力推广,但效果不佳。陈大兴主动找上门想引种,西秀区林业局无偿把剩下的苗木送给他。

  陈大兴如获至宝,2008年,他用23亩最好的地块种植金刺梨。刺梨从来都是野生果,何必好田去种植?远近的乡邻嘲笑他“别人栽花你栽刺”。

  经过3年精心管护,到2011年中秋节前后,一树一树金黄的刺梨呈现人们眼前。陈大兴的刺梨开始进入盛产期,果实结得又大又密,亩产达2000多斤。陈大兴的金刺梨一上市,人们尝后都夸好。商贩们得知后,上门收购,每斤20多元。23亩金刺梨卖得100多万元。正当有人怀疑陈大兴“人无我有”独发其财时,他的举动让人出乎意料。“一人富,不算富,别人也会把你借穷”,这是陈大兴朴素的想法。“找到一个好项目,带领村民共致富”,这是陈大兴多年的夙愿。

  不容迟疑,鼓励村民一起种。村民没钱买苗木,陈大兴送!

  2011年11月,陈大兴邀请市、区领导和水果商、村民,举办无籽刺梨品尝会。时任安顺市代市长的周建琨闻讯前来考察。周建琨看好金刺梨这个新兴产业。一周后,市里组织各县(区)负责人到大坝村召开金刺梨产业现场会,号召全市大力发展金刺梨。

  乡亲们终于理解陈大兴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的志向,坚定了跟他发展金刺梨的信心。  

  针对年轻人纷纷外出、村中劳动力不足的现状,陈大兴又果断提出成立金刺梨合作社,互助发展。2011年,大坝村金刺梨种植合作社成立,通过土地流转,村里800多亩土地收归合作社,每亩土地每年由合作社向土地承包户支付200元租金。陈大兴2008年种下的23亩金刺梨3年后进入盛产期,修枝塑形,施肥除虫,管理精细,一株收入300至500元,一亩收入三四万元,是标准田示范田。陈大兴首先带头交由合作社经营。

  全市推广金刺梨的育苗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陈大兴身上。在林业部门的帮助下,陈大兴私人育苗100多万株,次年卖苗收入500多万元。 

  2012年,在当地政府的产业政策扶持下,大坝村的2300多亩旱地和荒山全部种上金刺梨。金刺梨交由合作社经营,到年终,根据所流转土地面积,收入由村民和合作社按五五分成。合作社从村中聘用44名工人,月薪2400元,每月先支付一半,到腊月二十六,余下部分全部付清。陈大兴为村民找到了一条稳定的致富之路,到目前,村民人均年纯收入达7950元。

  这时,有人夸赞陈大兴为“陈百万”,但妻子刘泽英戏称他“陈白劳”:“摸爬滚打半辈子,好不容易挣点钱,转手就投到村集体的发展上,到头来和杨白劳一样满屁股的债越滚越多。”

  陈大兴心中账目非常清楚,2014年合作社产值保守价可达300万元,群众分走150万元,合作社所分部分支付120万元工资、肥料等,能基本持平,到2015年起,集体经济就可大打一个翻身仗,大坝可以甩掉“空壳村”帽子。华西归来建别墅

  2012年7月,陈大兴参加由西秀区组织到江苏华西村参观学习的活动,听了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所上共同致富一课,看到华西村民家家住别墅,陈大兴夜不能寐:如何迅速改变大坝村破败的村貌?

  陈大兴立下宏愿,大坝要向华西看齐!

  进入五月,村中刺梨一树一树花开,白中带红,素雅清馨;金秋时节,串串果实缀满枝头,金黄圆润,营养丰富。春华秋实,本是一景。相邻的山京军马场一到夏天,上千的重庆市民前去消夏避暑,一住就是数月。气候条件,又一优势。陈大兴看准商机,要建别墅群,要让村民住楼房,要让游客进大坝。“学成”归来,陈大兴为统一村支两委意见,迅速召开党员、村民代表大会,介绍学习心得和规划设想。陈大兴的大胆构想,引来各方质疑。大坝村要建别墅?天方夜谭!人均收入2000元,虽然现在达到7000多元,但是大家连别墅梦都没做过,谈何容易?确实,村民大多无此经济实力。

  针对村民们的担忧,陈大兴早就为他们算好了账:平均一家14亩刺梨,投产后每亩每年至少可收入14万元以上;新村建起后,依托刺梨园,大坝乡村旅游必然兴起,其收入不比卖刺梨少。一个年收入有望达到20万元的家庭应该住得上30万元的别墅!  

  很快就有张美红、卢正学、陈大龙等28户报名。陈大兴雷厉风行,他私人垫资请黄果树设计院做好了规划设计,与建筑商签订了建设合同。2013年春节刚过,施工队就进场。

  村民建房没有钱,陈大兴出资垫!

  建房资金有缺口,陈大兴担保贷!

  陈大兴把自己卖刺梨苗赚下的钱先垫出来征地拆迁、平整地基;争取交通部门投入100多万元硬化进村的两公里大道兼街道;整合新农村建设、村庄整治等项目款支付建筑商的进场费。

  陈大兴先后收回300多万元苗木款,如数垫去建别墅,不用付息,有钱再还。陈大兴以金刺梨和信用作担保,为村民担保贷款400万元,每月垫付利息2万多元。

  四川富顺县人王兴文是建筑工地负责人,对陈大兴支书不住地赞叹:“我们施工到过很多地方,陈支书这样的人太少见,真正是大公无私。”王兴文所在公司2013年2月进场,第一期修建28栋别墅,每栋建筑面积340平方米。一期工程目前正在扫尾,马上要动工二期的50套别墅。

  有人说,陈大兴是可以躺着吃几辈子的富翁;实际上,陈大兴是敢为村民担当的“大负翁”。“家有黄金数吨,每日只吃三顿。”吴仁宝老支书的话语时常萦绕陈大兴脑际。

  “别墅建来不是做样子,要让它发挥作用,要让它为村民生财。”陈大兴说,“每栋别墅3层楼,8间卧室,底层有一车库,为客人留足了空间。”

  听说去年西秀区旅游局帮助刘官乡大黑村引来了重庆客人,陈大兴也准备找区里相关部门帮忙,争取今年夏天接待第一批客人,早在去年就派村委会副主任卢正学到遵义桐梓县考察了农家乐乡村旅游项目。榜样力量真无穷

  在实施“四千工程”中,大坝村与原落水村、平寨村合并为新的大坝村,新加入的村民们主动找到陈大兴,要求共同致富。

  陈大兴充分尊重村民们意见,又以合作社的方式,在鸡笼关组、江西组流转土地400亩种植晚熟脆红李、100多亩的葡萄、100亩梨树苗,到2015年合作社又可解决20多名村民的就业。

  新当选的村委会主任王安林来自原平寨村,他代表江西组的村民感谢陈大兴:“没想到陈支书会给我们这么大一个见面礼,今年冬天还要组织村民新种金刺梨。”

  江西组的村民希望尽快硬化通组路,并要与大坝组连为一体,需要修通2公里的道路,耗资80多万元,工程款又是先由陈大兴垫付。

  村委会副主任卢正学从安顺卫校毕业后回村开诊所,有不错的收入。从2000年起,卢正学就把诊所交给老父亲打理,与陈大兴一道种烤烟、养牛、种金刺梨。“陈支书敢于担当,值得信赖,跟着他干,没有错!”卢正学说。卢正学也曾被妻子埋怨为“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看到村里一天天好起来,妻子理解支持卢正学了。现在,卢正学以个人名义也为其他村民担保100万元。

  王安林说:“我上任村委会主任不到半年,不知不觉就用去15万元,一算账,跟着陈支书也为集体垫资了10万元。”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金刺梨大面积推广,今后有无市场风险?陈大兴算过账,现在每斤以10元计,亩产可达3万元,将来以最低价3元计,亩产值也有1万元,可以保持赢利。今年,陈大兴与东南大学所属一家食品加工企业取得联系,对方预购刺梨果,每斤5元,如果市场价高于5元,大坝村民可自己先行出售。村民刘大兴,今年61岁,在人民公社时期担任过大队会计。目前正在大坝村金刺梨合作社打工。 “老刘,现在的合作社和过去的生产队有哪样区别?”

  “过去出勤不出力,现在一天干8小时,每月干26天,收入2400元,一年起码28800元,还有入股土地每亩200元的租金、入股刺梨林的分红,我都过60岁的人了,一年守在家里就能赚三四万元,不出力不干好,对不住合作社,对不起群众,对不起大兴支书。”

  精明的老会计仍有“不满”:“别墅还是有些不方便,不好堆谷子。”

  “哪样不方便?最多就是不好炕腊肉了嘛,还堆哪样谷子?以后客人住进来,你就等着收钱了。”卢正义、吴根伍、陈家盛等马上“驳斥”刘大兴,“以后谷子都不用你种了,剩下一点点田陈支书正在规划搞成鱼塘,种上荷花,为客人提供休闲钓鱼场所。”

  夕阳里,卢正义、吴根伍、陈家盛他们的笑声散入晚风中。

 

责任编辑:韦苏玲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