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长安马自达

抗战时期开阳县的文化活动及其产生的作用

发布时间:2016-07-21 17:44:43   来源: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摘要:在艰苦卓绝的8年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以巨大牺牲赢得了战争胜利。为了鼓舞士气以及为抗战出钱出力,坚持抗战到底,打败日本侵略者,毗邻贵阳的开阳县曾盛极一时的抗日话剧、歌咏等宣传活动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周亚林

  在艰苦卓绝的8年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以巨大牺牲赢得了战争胜利。为了鼓舞士气以及为抗战出钱出力,坚持抗战到底,打败日本侵略者,毗邻贵阳的开阳县曾盛极一时的抗日话剧、歌咏等宣传活动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开阳人民群众及各界人士、驻军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也在中共地下党及进步青年、学生的积极参与下,抗日文化活动一度繁荣,使抗日救亡活动家喻户晓,抗战热情曾达到空前高涨,为近现代开阳历史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抗战期间,开阳的歌咏、话剧、诗会活动以及编修县志、创办宣传抗战的《新开阳》报等,都是当时开阳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和关心的大事件,具有鼓励全县人民支持抗战、参加抗战的作用,作为不应忘记的历史,现作一些粗浅的介绍。

  戏剧活动:开阳县开始出现话剧演出是1932年由毕业回乡的县籍人士、北平中国大学学生范静庵(曾加入中共地下党)、大夏大学学生杨绍铭为发起人,在时任县长司纯庆,教育局长胡琛兹的支持和帮助下,拨出了专款,组织在省城读书放假回乡的学生刘达通、肖西平、简易、黄远谋、付铮、罗正衡、杨竹君、陈昌祉、县政府工作人员李源甫、肖建吉等几十人参加排演新剧活动。剧目都是具有民主进步思想、反帝反封建题材的话剧《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丽珠恨》《自由神》等,此为话剧在开阳传播之始。抗日战争爆发后,话剧主要内容转入宣传抗日,1939年冬,贵阳女子师范学校学生地下党员袁志琪、陈昌琴(已经参加 “沙陀剧社”“筑光音乐会”),她们联络开阳籍学生黄远绍、汪受德、孙烈、陈昌祉等人寒假回到开阳,在三忠祠搭台演出三幕话剧《民族魂》、歌剧《放下你的鞭子》等,用戏剧形式首先向开阳人民宣传抗日。成立于1935年的开阳民众教育馆,也把工作重心转入到唤起民族意识,激发抗战情绪上来。1941年,县民教馆排演了五幕话剧《八·一三》向公众演出。于1940年创办的开阳中学,也聘用许多流亡到贵州的多才多艺的外籍进步教师作教员,如湖南大学毕业的宋至平(地下党员)、陈圆砚(女)、浙江大学的黄圣谟,西南联大的杨嘉琪等,他们都是戏剧爱好者,组织开阳中学的学生参加排演抗日话剧《三江好》等。1941年10月,地下党员宋至平又组织开阳中学学生排演话剧《君山之夜》,戏剧活动在开阳中学开始活跃起来。1942年,由南京迁贵州都匀再迁开阳的南京汤山炮校2千余人,成立有业余“精诚”京剧团,也在演唱京剧的同时,排演抗日话剧,开展演出活动,开阳县男女小学校也不甘落后,在歌咏活动中积极排演游艺歌舞节目和话剧,一时在开阳山城排演戏剧等演出活动,成为战时全县人民的重大文化生活,既丰富了群众的业余生活,又极大地宣传了抗日救亡,鼓舞了开阳人民参军参战、支援抗战的信心。

  1943年是世界反法西斯结成统一战线,取得巨大战绩的一年,欧非战场盟军的节节胜利,亚洲远东英美对日作战也是捷报频传,日本侵略者已经显现日落西山的颓势。这一年也是中华民族艰苦抗战进入第6年的关键时刻,开阳县社会各界为了纪念“七·七”抗战6周年,举办了大型话剧公演活动。

  此次公演共5天,演出获得巨大成功,万人空巷,轰动山城开阳及乡镇。此次演出,开阳中学还首次用国语对话,开了普通话演出的先例。话剧公演把开阳抗战戏剧推到了高潮。此后不久的7月24日,由县长李毓桢倡导成立了“紫江剧团”,并自认团长,国民党县政府把演剧纳入政府管辖范围,经费得到保障,并将有演出才能的青年、学生、教师、演员招入其中。

  歌咏活动:基本上是同话剧同时存在,抗战爆发后,开阳的歌咏活动比话剧还活跃。1940年以后,刘天书、袁志琪、陈昌琴(后二人为中共地下党员)从贵阳师范毕业后回到开阳女子小学教书,并先后担任校长。他们聘请贵阳的彭永德为音乐教师,教唱抗日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大路歌》《铁蹄下的歌女》《松花江上》《大刀进行曲》《江南三曲》《到敌人后方去》《送郎去当兵》《黄河颂》《流亡三部曲》《热血歌》《抗敌歌》等,一时校园里、街道上到处飘荡着“谁愿做奴隶,谁愿家乡沦丧……”的悲愤歌声。每到开阳赶场天,各学校组织演讲队、歌咏队,女学生在教师的带领下,打破女生赶场天不准上街的封建束缚,走向街头巷尾,演唱抗日歌曲,并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抗日歌曲又传唱到开阳各乡镇国民学校和村寨,久久在人民群众中激荡,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灵,激励民众抗击日寇。抗日歌曲的传唱,成为开阳恒古未有之事。

  编修县志:1939年,正值抗日战争吃紧之时,开阳县时任县长解幼莹,苦于开阳县建置以来,虽乾隆年间修过《开州志》,之后曾几次修志,但有的已经散失,有的没有成书,遂召集开阳地方文化人士,成立开阳县县志编纂委员会于县民教馆,自任主任委员,聘钟景贤为主笔,邀范及锋、陈元益、杨竹君、范晋明、钟全林为委员兼编辑,共6人,历6月而成《开阳县志》,共四册,13章66节,30余万字,1940年由继任县长欧先哲主持印刷出版,为地方留下了一部难得的志书,现在加拿大等国家图书馆及台湾地区也有馆藏,此为抗战时期开阳一大重要文化成果,为地方文化作出了贡献,使后人得益匪浅。

  发起紫江诗会和办报:1942年2月,西安事变发动者之一的爱国将领张学良,被当局由贵阳黔灵山麒麟洞秘密转入开阳刘衙乡官坟咀“行辕”幽禁。8月中秋佳节,县民教馆伍静涵馆长发起“紫江诗会”,专题吟颂张学良将军的爱国壮举,开阳文化界人士纷纷把自己所作诗词在会上吟颂。县城文人伍执中的《赞少帅》的“蒙尘将军走夜郎,一任羁旅走四方,辽阳颦鼓声悲壮,长安疏钟流韵长,不愿山河资敌寇,岂容神州沦异邦,请缨杀敌却罹罪,千古冤狱话沧桑。”这首诗表达了对这位爱国将领的崇敬之情。其他诗友也以诗词直抒胸臆,赞誉少帅。此次诗会给开阳的文化争辉不少,也给开阳文化活动留下了难忘的一页。诗会不久的1942年11月18日,由县政府创办的《新开阳》报五日刊面市,由县政府秘书科一台收音机专门收听中央社的广播内容,抄写为报刊新闻,发往全县各机关及乡镇、驻军。《新开阳报》除登载县内大事、党政军活动及政策法规等外,每期头版必登国际国内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重要战事,使消息来源较闭塞的开阳人民群众,通过报纸这一窗口,了解到了美、英、俄等同盟国军队在欧洲战场上打击轴心国德国、意大利的消息,以及太平洋战场上美、中军队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报,极大地鼓舞了大后方人民的士气,同时还登载一些有关抗日的诗歌、散文、漫画等,特别是抗战进入第6年的1943年7月7日,新开阳报还设”七·七”6周年纪念专号,登载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的评论和“抗战颂”诗歌,以及“不可征服的中国内地”等漫画。

  书写抗战标语:国共第二次合作抗日形成统一战线后,1938年国民政府召开了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抗战建国纲领》,抗战热潮很快在大后方展开。为了动员后方青壮年参军参战,开阳县国民政府下属宣传部门在县城、乡保村寨的民房书写抗战标语,大多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等标语,至今开阳县双流镇三合村快下寨一老宅门窗上面仍保存有“抗战到底”“军事第一”“抗战建国”的标语书写字迹。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信心和决心成为人民群众的真正共识。

  纵观抗战时期的开阳文化活动,对“提高民众文化水准,改善人民生计,促进社会发展,转移社会风气,培养抗日民族意识”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并由此产生很大的效果。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开阳县政府奉令组织民众捐粮捐款,因为有了抗战宣传教育的启发,各社会团体、爱国人士自动开展捐献寒衣、布鞋运动,支援抗日前方将士。8年抗战,全县每25名壮丁中就有1人在战场杀敌;每3名壮丁中,有1人为抗战流汗,在后方做工;每人负担战争费用58元(国币),贡献粮食1.2石。还有数十名青年学生参加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服务。据1945年年底开阳县国民政府统计:抗战八年,人口平均只有12万左右的开阳县共出征壮丁7547人(不算其他时间和其他途径参军参战的国共两军人员),征募公债961万元,献金800万元,交田赋、公粮、军粮和献粮188483石, 防空、疏散、救济、战争抚恤等费达2700万元,折合1945年币值共计17.1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仅仅1945年贵州省统计各县人民自愿捐献稻谷一项,全省捐献了29859石,开阳县人民自愿捐献了4968石,为最多的一个县,对于当时西南各省最贫瘠和穷困的贵州省, 老百姓还普遍穿着土布补丁衣裤、脚蹬草鞋,食物以粗茶淡饭为主的民众实属不易!开阳县人民 为抗战作出的牺牲和贡献 ,也可见开阳县人民和全省各族人民一样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更是映证了当时国民党地方政府、县民众教育馆和中共地下党员、进步青年、学生及各界人士进行的抗战宣传教育是民众踊跃参军参战,积极出钱出力支援抗战的重要因素之一。

责任编辑:贾过之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