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中央红军主力过境开阳挥师云南

发布时间:2016-06-17 16:26:49   来源:贵阳网  

摘要:1935年,遵义会议召开后,为避开敌人的围追堵截,中央红军主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于4月初经息烽县和修文县,进入开阳县。红军在开阳一带的军事活动,实现了毛泽东“调出滇军,就是胜利”的军事意图,同时,也为开阳地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对开阳革命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摘要:1935年,遵义会议召开后,为避开敌人的围追堵截,中央红军主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于4月初经息烽县和修文县,进入开阳县。红军在开阳一带的军事活动,实现了毛泽东“调出滇军,就是胜利”的军事意图,同时,也为开阳地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对开阳革命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红军、长征、开阳、调出、滇军

    97岁的李光伦老人提及当年国民党的飞机轰炸底窝坝时,至今还心有余悸

    红军养子张义华老人每天坚持在干坝河渡口摆渡南来北往的行人

    一、前言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离开根据地,进行万里长征。在历时两年的长征途中,红军转战全国14个省,冲破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经受了艰难险阻的考验。

    继红三军团于1934年底至1935年1月过境开阳,北渡乌江入遵义之后,红军主力于1935年4月初经息烽县和修文县再次入境开阳。红军主力过境开阳期间,一边惩治土豪恶霸,一边书写标语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部队经双流、禾丰等地会师羊场后,红军一边佯攻贵阳,一边派少部分兵力到高寨一带活动,制造欲东进瓮安、福泉,打回湘西之势,迫使敌人抽调大量兵力前往瓮安、福泉方向进行堵截;尔后,红军又出兵龙里,威逼贵阳,迫使蒋介石调出滇军赶往贵阳为其保驾,红军随即抓住云南敌人兵力空虚的战机,迅速挥师西进,过安顺,直奔云南,从此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到北方去开辟新的根据地。

    红军长征的胜利,为开展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重要条件。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已经80余年,它是中国革命史上的一项伟大壮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创造的人间奇迹。它挽救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保存了红军队伍和革命力量,使我们党和革命事业转危为安。直到今天,长征精神对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仍然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

    为了铭记历史,传承长征精神,使大家能够切实体会到革命前辈的艰辛和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更加坚定我们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决心和爱国信念,我们有必要对红军主力在开阳一带的军事活动情况进行更全面、深入的了解。

    二、红军主力过境开阳的具体过程

    在长征过程中,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了很多地方,其中,中央红军主力于1935年4月初曾过境开阳,挥师西进,过安顺,直奔云南。现将其过境开阳的军事活动详细叙述如下:

    (一)入境双流,处决土豪

    据《开阳县志稿(民国)》记载:1935年4月3日,中央红军一、五军团从息烽县翻越狼鸡岭进入紫江(今开阳县),一部经用沙坝、两流泉(今双流街)、窑上坪,往底窝坝(今禾丰乡)行进;主力则经白马洞至底窝坝。

    据现年87岁,家住双流街上(原两流泉)的徐昌能老人讲,红军来到开阳时,正值农历三月,开阳的三月如果下雨气温就比较低,有“三月冻桃花”之说。红军过双流时,天空正飘着细雨,有几个红军战士为了取暖和烘烤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曾在徐昌能家堂屋里烧过一堆火。离开前,红军把他家堂屋打扫得干干净净。

    红军经过两流泉(今双流街)那天正值赶集天,红军首长在街上当众演讲,号召劳苦大众支持红军抗日。中午时分,红军把从息烽俘获的敌常备队长关志均和从其它地方抓来的土豪恶霸押至下街(两流泉分上街和下街)公开处决,以此告诫当地的土豪劣绅不要与人民为敌。

    (二)分兵佯攻县城,进军底窝坝

    在下街枪决土豪劣绅后,红军又兵分两路离开两流泉:一路(主力部队)往南经拐下、活麻冲等地朝禾丰乡的底窝坝方向进军;另一路则向东经白果塘、鱼上一带往县城方向行进,目的是佯攻开阳县城,监视敌李抱冰部,牵制国民党的守城部队,使红军主力部队能够顺利向南行进。完成掩护主力南下的任务后,佯攻县城的红军立即急转南下,进入禾丰乡,经穿洞、新场坝,也朝底窝坝一带进军。

    现年90岁,家住马头寨的周安全老人说:“红军的先头部队带有一个木箱,里面装有石灰,碰到岔路口或者桥梁时,红军就会用装着石灰的木箱在地面印上一个“过”字,为后面的部队标记行军方向。”

    关于分兵佯攻县城,《红军长征在安顺》有所记载:“……一军团一个团经两流泉向紫江(今开阳)逼迫,佯攻监视李敌,以掩护一军团左侧……”

    (三)活捉黄营长,吓跑桃县长

    红军欲进底窝坝,必须经过猴场(今属禾丰乡长虹村)。猴场当时是国民党的一个区公所所在地,同时也是一个集市场。每逢赶集天,猴场都会聚集许多生意人,卖牛马的、卖猪羊的、卖鸡鸭的、卖布匹的......,街头巷尾还有很多卖餐饮的小商贩,热闹非凡。

    红军到达猴场时,恰逢赶集天。为了防止骚扰老百姓,红军没有上街,而是在街附近就地休息。当赶集的老百姓看见红军以后,因为害怕“共匪”而慌忙散去。红军立即向老乡们喊话:“老乡,大家不要怕,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队伍!”

    赶集的老乡从集市慌忙散去的过程中,发现有些红军正在街背后的土地庙前休息。他们头顶上戴着用杨柳枝编成的防空伪装圈,有的手里还抱着枪,有的把枪架在庙前的空地上。眼尖的老百姓还发现:土地庙的柱子上绑着一个人,有人认得,他就是国民党军队的黄营长,名叫黄灿银,家住底窝坝的杨方寨。

    听现年87岁,家住杨方寨的周学良老人说,当时,黄灿银正回家探亲,当得知红军正往底窝坝方向进军的消息后,他赶紧离开杨方寨,逃往半边山,准备去半边山他小老婆家躲藏。但是,在逃往半边山的途中,黄灿银运气不好,碰巧撞上了红军队伍。红军见他行迹可疑,便问他是干什么的,黄灿银回答说自己是做小买卖的,然后转身就往山上跑,红军赶紧向当地老百姓打听他是什么人。当得知他是国民党军队的营长后,红军立即向他逃跑的方向进行追赶。结果,红军追到竹林寨就把黄灿银活捉了。

    红军通过审问黄灿银后得知:马头寨的宋氏两兄弟分别担任国民党的保长和甲长;家住枇杷哨(今龙广)的桃银铺是国民党的县长。于是,红军立即派兵前往捉拿。当红军赶到马头寨的宋氏两兄弟家时,他们早已闻风而逃,枇杷哨的桃银铺也在这次抓捕中侥幸逃脱。桃银铺的女儿在贵阳上过学,受过良好教育,思想非常[进步,深明大义。父亲逃跑后,她随即报名参加了红军,随部队长征。听说,桃县长的女儿后来还嫁给了一个红军干部。

    (四)休整底窝坝,枪杀文区长

    当红一、红五军团离开双流镇到达禾丰乡底窝坝后,红三军团一部也由修文扎佐经腊蚱(今六屯乡桃源境)进入开阳境,到达底窝坝。大部队就在底窝坝(底窝坝共有8个村寨)的杨方寨、马头寨、坪寨等村寨进行休整,部分人马在枇杷哨一带宿营。当地许多老百姓听说“共匪”来了后,他们纷纷离家钻进山洞里躲藏起来,只有极少数胆大的老百姓仍然呆在家里。

    为了不扰民,红军战士们几乎不进老百姓的家门,只有几个病重伤员到老乡余世红家的厢房借宿,大部分红军就在老百姓家的房前屋后露宿,有的住在宋氏祠堂里,有的住在坪寨的寺庙里,还有一些红军就借宿于杨方寨的大寺庙(圆兴寺)里。圆兴寺的主持是唐和尚,他对红军的到来非常欢迎。晚上,唐和尚还邀请红军首长和他同宿一室。

    据现年97岁,家住禾丰乡长虹村猴场的李光伦老人讲,红军在底窜坝休整的一天清晨,部分战士曾离开底窝坝,经猴场,到龙广、狗田、高坡、大坡顶等地去抓土豪劣绅和国民党的官员。红军先在龙广狗田抓到一个姓文的国民党区长,然后在新场坝抓到一个姓蒙的富佬(解放后称地主)。转了一圈后,中午时分,红军再次经过猴场返回底窝坝,将文区长、蒙姓富佬以及从其它地方抓来的一批土豪劣绅和国民党的官员押到杨方寨进行公开处决。然后,红军就在杨方寨挖一大坑将尸体就地集体掩埋掉。

    关于红军在底窝坝休整,《红军长征在安顺》有所记载:“……进入紫江两流泉,宿营底窝坝、枇杷哨……”

    (五)民房写标语,戏楼做演讲

    为了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让老百姓更加了解红军队伍,在底窝坝休整期间,住在马头寨的红军还在宋光宝、宋灿荣、宋升素家房屋的墙璧上写下许多宣传标语。其内容为:“打倒卖国贼!”、“欢迎白军兄弟拖枪来当红军!”、“红军是干人的队伍!”等,有的标语还保留至今。

    听现年86岁,家住坪寨的曹玉美老人讲,当年,住在坪寨的红军曾到坪寨老百姓平时听戏的戏楼上去大声演讲,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告诉老百姓红军是穷人的队伍,鼓励老百姓团结起来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至今,该戏楼还较为完整地坐落在底窝坝的坪寨,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精心维护下,戏楼结构仍然完好如初,它仿佛还在静静地等候红军归来。

    (六)遭遇敌机轰炸,巧妙移师羊场

    当国民党得知红军进驻开阳县底窝坝的消息后,就派飞机突然飞抵底窝坝上空,投弹对红军进行轰炸。发现敌机后,红军纷纷找掩体进行躲避,寺庙里的唐和尚为了保护红军首长,就让他在一口大钟下面躲避敌机轰炸。在青龙河(流经底窝坝)河边煮饭吃的红军来不及隐蔽,有十几个战士就在敌机轰炸中当场牺牲了,还有几个红军被弹片炸伤。在敌机的轰炸中,红军的战马受到惊吓后四处逃窜,宋氏祠堂也在这次轰炸中被严重毁坏。很快,红军就开始组织部队撤离底窝坝。

    为了分散敌人注意力,掩护红军主力顺利撤退,红军一部立即经王车和谷顶生一带朝乌当的羊昌、百宜方向撤退。

    听现年94岁,家住禾丰乡王车村松毛山组的布依族老人龙银祥讲,当年,红军于早上约10点钟由底窝坝方向来到王车,绝大多数战士都扛着枪,有的还牵着马。红军马的颜色挺多,有黄马、黑马、花马,但没有纯白色的马,而且那些战马的个头比当地老百姓家养的马要高大得多。有的战马背上好像还驼着什么东西,因为距离较远,看得不太清楚。红军没进老百姓的家,也没在王车停留,而是迅速往贵阳的羊昌、百宜方向而去。

    在朝乌当方向撤退红军的掩护下,红军主力部队顺利撤离底窝坝,经枇杷梢、洗泥坝、哨上、大石板等地迅速往羊场方向转移。

    据现年92岁,家住南江乡苗寨村(洗泥坝)大土组的何士钧老人说,当年,红军是从枇杷哨(今龙广)方向来到洗泥坝的,然后就往哨上、大石板、羊场方向去了。红军到来之前,老百姓由于害怕“共匪”,全都上山躲藏,有的老百姓害怕被红军抢劫,还把家里养的肥猪也撵到山上藏起来。红军向羊场方向转移时,国民党的黄营长也被红军押往羊场。结果,在赶往羊场的途中,黄灿银在花桥(现龙岗镇大石板村花桥组)趁红军不备,侥幸脱逃,又跑到遵义去当了国民党的税官。

    红军撤离后,当地老百姓急忙返回家中清点财物,生怕被红军拿走了什么东西。结果,老百姓发现家中几乎没被翻动过,只有几户人家发现堆放在门前的桐子(桐子树结的果子,外形像柿子,里面的种子外形像蒜泥,当地老百姓就用桐子来榨取桐油点灯)少了些,桐子堆里有红军留下的几个铜板。原来,红军不认识桐子,误把它当食物买来煮吃了。

    几个胆大的老百姓跑到河边查看红军伤亡情况,发现红军死的死,伤的伤,还看见田有有一颗没有爆炸的炸弹。他们将牺牲的红军就地进行掩埋,掩埋红军尸首时,老百姓发现有些牺牲的红军嘴里还衔着一口饭,很是凄惨。见此情景,帮着掩埋红军的老百姓都流泪了。

    受伤的红军战士有的被老百姓接回家中用草药为其治伤,有的被唐和尚接到寺庙进行救治。有两个红军伤兵被带到猴场富佬赵清河家,一边为其看马,一边养伤,其中一个红军姓邱。赵清河虽然较为富有,但为人善良,喜欢救济穷人,当地许多老百姓都曾得到过他的帮助,所以红军经过猴场没去抓他,应该是红军早就打听到此人虽富但不坏。

    过了几天,当地老百姓就在附近山上捡到了两匹马,一黄一黑,据说,那就是在敌机轰炸中走失的红军战马。当地老百姓精心照料着这两匹马,都舍不得用它们去干重活。

    后来,田里那颗没有爆炸的炸弹被当地老百姓唐志营等抬到枇杷哨(现龙广)区公所,后又运到县城交给了国民政府。

    为了感激唐和尚当年对红军的帮助,唐和尚年迈去世后,当地老百姓就将他厚葬于猴场的土地庙后,且立碑做记。猴场曾是唐和尚所在的杨方寨寺庙所辖区域。

    解放后,杨方寨的大寺庙被政府拆除后在原址修建了一所小学(禾丰小学),宋氏祠堂也被撤除修建小学(马头小学)。

    据现年85岁,家住南江乡苗寨村芭蕉寨映山红的罗正都老人讲,当年,一个红军战士在底窝坝被国民党的飞机投弹炸伤后经典寨、祖阳坡往南撤离,准备翻过大坡顶后随部队往羊场方向转移。刚到大坡顶,红军由于伤势严重,不幸牺牲。红军牺牲后,芭蕉寨的老百姓严子发和猴场的老百姓李二爷相约到大坡顶悄悄将牺牲的红军就地简单埋葬。解放后(1975年),政府鼓励老百姓将知道的红军尸骨进行厚葬。于是,年迈的村民严子发就带领两个村民组的组长罗正都和张龙英,约上村民罗跃先一起登上大坡顶,将红军战士的尸骨挖掘出来后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小型棺材中。大家还将挖掘尸骨时在墓坑里捡到的红军军服纽扣一起放入棺材里,然后将红军尸骨迁葬于芭蕉寨公路边的母鸡田后面。将红军坟迁到此地,既能防止红军坟被牛马踩踏,又能方便群众前往祭祀。遗憾的是,至今,该红军坟前连块墓碑都没有,甚是凄凉。

    关于敌机轰炸底窝坝,《红军长征在安顺》有所记载:“……4架敌机,投弹3枚,1枚未炸。红军伤亡十余人……”

    (七)会师羊场、扩大宣传

    撤离禾丰乡底窝坝后,红一军团、红五军团、红三军团先后抵达羊场境内,在羊场街上一带休整。随后,中央军委纵队也经修文的腊蚱坝(今六屯乡桃源)从乌当的百宜进入羊场,在坝子新场(今龙岗镇坝子村街上)一带宿营。

    据现年86岁,家住龙岗镇坝子村土地山的张佩华老人讲,当年,红军是中午来到坝子的,有好几百人,有的肩上扛着步枪,有的腰上挂着手枪,有的牵着大马。红军到达坝子时,当地富户由于害怕红军,全都躲进大山里了,就连从开阳买猪到贵阳去转卖的猪贩子也弃猪而逃。但是,穷苦老百姓一点也不怕红军,他们都留在家里。因为红军曾于1934年底至1935年1月过境开阳,所以许多老百姓都知道红军是穷人的军队,是不伤害老百姓的。

    部队抵达坝子后,红军将指挥部设在坝子新场(今坝子村)。战士们将猪贩子丢弃的一头猪宰杀后就在张泽河、张泽兴家做饭,并邀请当地穷人共进晚餐。当夜,红军就在坝子宿营,部分红军借宿于老乡张泽河、张泽兴(张佩华之父)家。

    红军在羊场休整期间,为了扩大宣传,继在禾丰乡底窝坝书写宣传标语之后,红军在羊场又写下了很多宣传标语。

    据现年96岁,家住龙岗镇坝子村中院组的余再塘老人和坝子街上的苏思祥老人讲,当年,红军于中午时分到达坝子,战士们有的扛着步枪,有的抬着机枪。部分红军在坝子街上休息了4、5个小时。休息期间,红军在坝子街上老百姓家房屋外墙上书写了许多宣传标语。红军走后,国民政府要求老百姓清洗标语,加之许多房屋后来都被翻新过,所以,当年红军在坝子街上书写的宣传标语如今一条都没能保留下来。只有红军在龙岗街许家巷许开国家房屋外墙上写下的标语——“国民党是自古以来最大汉奸的帮凶!”至今还清晰可见。

    家住龙岗街上,现年96岁的周敬明老人说:“当年,我亲眼看见红军搭着楼梯在许开国家房屋外墙上书写宣传标语。”

    关于红军进驻羊场,《红军长征在贵州史料选辑》“黔军军部综述通报”对此有所描述:“刻匪大部由马场、羊场,水尾向瓮安方面,东窜……”

    (八)、佯装东进、诱敌调兵

    由于大量红军在羊场集结,国民党积为恐慌,将介石立即调集重兵往羊场方向逼近,准备把红军消灭在开阳境内。

    为了分散敌人兵力,红一军团的一部迅速离开羊场,往杠寨、高寨方向活动。到达高寨后,红军兵分几路往清水江边移动:一路挥师清水江渡口——牛渡;一路直奔渡口——鄢家渡;另一路则经祖戎直指清水江另一渡口——木老岩。

    据现年92岁,家住高寨乡大冲村祖戎的罗国昌老人讲,当年,由于受到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老百姓非常害怕“共匪”,大家早在红军到达高寨之前就到山坡下河谷的密林里躲藏起来。红军赶到祖戎时,整个村寨只有罗国晶的爷爷罗友德因为年纪太大而留在家里没走。红军一边在罗重青家煮饭,一边将罗重青家母猪杀掉,然后在猪槽下留下银元,最后就将猪肉交给炊事员拿到罗重元家做菜。饭煮熟后,红军先安排两个战士到罗友德家给老人送去饭菜。然后,红军再将饭从罗重青家抬到罗重元家集体就餐。当天,还有一架国民党的飞机飞到大冲上空侦察,飞机飞得很低,差掉就撞上清水江边的山崖。饭后,红军立即往清水江渡口木老岩方向行进。

    从山顶有两条路通往木老岩渡口:一条迂回的石阶路;一条“之”字形的羊肠小道。牵马的红军就走石阶路,其余红军就走石阶路旁边的“之”字形羊肠小道。羊肠小道虽然较难走,但比走石阶路要近得多,可以节约很多时间。木老岩渡口只有一只木船,船夫是家住木老岩的老乡杨光明。

    第一批红军是天黑前赶到木老岩的。红军到达木老岩西岸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船夫杨光明家和他商量渡江事宜。红军给了杨光明三块大洋,请他划船将战士们渡过清水江。在杨光明的帮助下,先期到达木老岩的红军分批乘船东渡清水江,离境开阳,进入福泉道坪境内,有的红军还深入到道坪的格老堡一带活动。第二天一早,木老岩两岸的红军开始准备木板和枯木等物,打算在木老岩渡口搭建浮桥。杨光明家房前有几棵高大的古树,红军在寻找枯木的过程中,惊动了树上的猴群。猴群一边朝红军怒吼,一边用枯枝咂向红军。为了吓跑猴群,红军朝天开了一枪,枪声一响,猴群被吓得立即逃往深山里。东岸的红军听到枪声后,以为是国民党的追兵赶到,立即架起枪炮,准备朝西岸开火还击。见此情形,西岸的红军赶紧打旗语,用旗语告诉东岸红军“别开枪,我们是友军!”。

    红军从牛渡、鄢家渡、木老岩等渡口渡过清水江,进入瓮安、福泉县境后,就在牛渡(清水江渡口)以北的清水江上搭建浮桥,作出欲东进黄平,打回湘西之势。蒋介石立即电令薛岳由遵义东进石阡、余庆;令桂系一部由都匀推进平越(今福泉);湘军李云杰、陈光中经石阡往余庆;黔军张玉绪扼守瓮安;令何键部把重兵摆在湘西一带堵截红军。

    为了继续迷惑敌人,晚上,红军先在两岸山顶烧起几堆篝火,然后才到山里的溶洞或老百姓家宿营;白天,当国民党的飞机飞抵开阳侦察红军动向时,战士们故意暴露在清水江两岸的山顶上,并且组织一批人马在搭建的浮桥上来回走动,大造“红军准备东进”的声势。红军在开阳、瓮安、福泉交界处的清水江一带连续活动了好几天。4月7日,接到返回羊场的命令后,已经渡过清水江的红军立即从牛渡、木老岩、鄢家渡、新渡口、河湾渡(均为清水江渡口)等渡口再渡清水江,重返开阳境,往高寨、羊场方向集结。

    关于红军佯装东进,《红军转战贵州》“国民党第十三师入黔作战详报”也有所描述:“综合情报,匪主力鱼日起,分由棉花渡、新渡口、牛渡等处分途窜越清水江,似由瓮、平间地区向旧州东窜……”

    另据《红军长征在贵州史料选辑》“黔军军部综述通报”记载:“飞机第四队刘队长报告:牛渡北十余里清水江,搭有浮桥二座;浮桥附近高地,约有‘匪’两千余,有‘东窜’模样……”

    (九)、排兵布阵、激战羊场

    红军主力集结羊场后,各路国民党军队也相继追来:周浑元纵队和李抱冰师于4月5日南渡乌江,向瓮安进击;桂军廖磊军向福泉阻截;吴奇伟纵队的欧震、梁华盛两师则集结贵阳乌江百宜一带,企图进军羊场。在此情况下,中央军委(驻扎在羊场坝子新场)决定在羊场伏击欧、梁两师,命令各部迅速进入伏击地点。

    6日,朱德从龙里返回开阳羊场亲自指挥战斗。下午4时许,红五军团第三十七团、三十九团与敌郭思演的九十九师遭遇,战斗在羊叉坳、杨柳冲、马鞍山一带打响。红军第一次冲上山坡后遭到敌人强大火力攻击而退回山下。随后,红一军团一师某团闻讯赶来支援,红军再次冲上山坡,双方激战一个多小时。最终,敌人溃败,退至羊场以西,再也不敢轻易挺进。

    羊场战役中,红军击溃敌人一个团,俘敌一个连,红军也死伤10余人。牺牲的红军被当地老百姓就地掩埋,几个受伤的红军被抬到羊场街上红军卫生部处理伤口,然后又被抬上担架随部队从脚渡河渡口渡过南明河转移到龙里县,最后被安排在白果坪几个老乡家养伤。

    这些伤员中有一个名叫黄高厚,是江西吉安人,属红五军团第三十九团战士,他被安排在一贺姓老乡家养伤。伤好后,黄高厚因找不到部队,而且又不敢打听部队下落,只好隐姓埋名,先在龙里县帮人干活谋生,后又从脚渡河渡口渡过南明河返回开阳县,先后在羊场、高寨、杠寨等地帮人干活。后来,他在高寨乡牌坊村娶妻安家后一直在高寨生活,直到1991年因病去世。

    据老红军的遗孀——现年88岁的李恒贵老人讲,黄高厚不仅在战斗中腿被炸伤,而且他的嘴巴以前在战斗中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过。伤好后,嘴就有点斜,所以后来大家都叫他‘黄歪嘴’。黄高厚经常开玩笑说:“我看见敌人的子弹飞过来就用嘴把它给咬住了。”李恒贵老人还说,她与黄高厚共育有8个子女,长子黄明福一家住在龙岗镇小井,长女黄明秀在南龙乡政府工作......

    后来,当地老百姓把当年发生战役的山坡(位于现龙岗镇西部阴阳寨附近)叫做“红军坡”,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关于羊场战役,《红军长征在安顺》有所记载:“(羊场战役时)红五军团第三十七团团长李屏仁,政委谢良;第三十九团团长马良骏……”

    (十)、佯攻贵阳、挥师云南

    4月3日至7日,红军主力集结于开阳、乌当一带,大有进袭贵阳和东进黔东之势,而且,红三军团和中央军委纵队还由开阳南部与乌当交界处的脚渡河、油鱼井等渡口渡过南明河(清水江支流),插入龙里,威逼贵阳,这就使坐阵贵阳的蒋介石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他立即调动各路兵马,想在乌江以南(开阳一带)对红军进行合击。蒋介石先后电令李抱冰五十三师由息烽东进开阳、瓮安,火速支援开阳城内守军;令孙渡纵队由贵阳东上龙里、贵定,阻止红军东进;令吴奇伟纵队由贵阳至高寨、羊场、牛渡一带对东进红军发动正面进攻;又令三十六军周浑元纵队进到息烽以北阻断红军退路,防止红军再次北渡乌江。

    羊场战役是红军实施“调出滇军,西进云南”战略决策的重大行动。这场战斗使蒋介石更加坚定了自己对“红军要攻打贵阳”的判断,他急令滇军司令孙渡火速入黔救驾,红军则迅速从两岔、顺沿河、干坝河、脚渡河、油鱼井(均为南明河渡口)等渡口抢渡南明河,进入贵定、龙里县境,抓住云南敌人兵力空虚的机会,大踏步西进,过安顺,挥师云南,彻底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据家住两岔渡口附近(高寨乡平寨村光中组),现年88岁的兰华老人讲,当年,红军来到光中后,就住进老乡兰有树(兰华父亲)家和兰文林的大伯父家。住在兰文林大伯父家的红军夜里烘烤衣物时不小心将衣物引燃,导致兰文林家房屋被严重烤毁,事后红军主动进行赔偿,给了兰文林大伯父一些大洋(银元)。住在兰有树家的红军还在他家堂屋的内壁上写下一段宣传标语,其内容为:“红军是干人的军队,打倒土豪劣绅,达到土地改革,实行耕者有其田......”。

    听当地老百姓讲,红军纪律非常严明,有一个红军由于很久没吃肉而嘴馋,竟然趁上厕所的时候悄悄将老百姓家养的一头肥猪的舌头割下弄熟解馋。红军干部知道此事后,随即将违反纪律的红军拉到村外山沟一个叫做“马脚石”的地方执行枪决。

    第二天一早,红军请兰有树给部队带路往龙里进发。为了防止兰有树被人认出而给他带来麻烦,红军就送给兰有树一件军服和一顶斗笠,让他打扮成红军的模样。兰有树穿上军服,戴上斗笠,带着红军离开光中直奔南明河渡口——两岔。

    两岔北岸位于开阳县高寨乡平寨村光中组,地处开阳、福泉、龙里三县交界处,是南明河与清水江的交汇处,南明河河水由此注入清水江。

    红军从两岔渡口划船渡过南明河进入龙里县境。兰有树带着红军经过打榔、水尾,穿过贵定县的老巴乡,再进入龙里县的洗马镇,最后到达龙里县城。到达龙里县城后,为了感谢兰有树,红军准备送他一匹马,兰有树不敢要马,因为红军的马个头要比当地老百姓家养的马大得多,他担心国民政府知道他家养有红军的战马后会给他招来横祸。最终,红军为了保证兰有树的安全,改送他一口瓷壶让他带回家做个纪念。

    后来,兰有树戴着红军送他的斗笠去整理田地,他放火焚烧田埂时,不小心将自己放在田埂上的那顶红军送他的斗笠烧毁了。解放后,当地老百姓得知兰有树家中珍藏着一件红军服后,觉得那是圣物,认为只要是穿过那件红军服的孩子都不会生病。于是,大家便争着向兰有树借那件红军服去给自家小孩穿几日之后再归还。由于借军服的人很多,时间长了,那件红军服也就去向不明了。

    如今,红军写在兰有树家堂屋内壁上的宣传标语还可辨认,兰有树的儿子兰平老人还珍藏着当年红军送他父亲的那只瓷壶。

    据干坝河渡口附近的老百姓庭玉伦等人讲,当年,红军从干坝河抢渡南明河入龙里时,曾拆掉当地一钟姓富户家的厢房在干坝河渡口搭建浮桥。(干坝河渡口在两岔渡口上游,位于顺岩河与脚渡河渡口之间,在脚渡河下游数公里处,地处开阳、龙里、贵定三县交界处,北岸位于开阳县龙岗镇大荆村。)

    当国民党的两架飞机闻讯赶来在干坝河渡口上空投弹轰炸红军时,红军人马早已全部从干坝河渡口渡过南明河,离境开阳,进入龙里县境。敌机在干坝河上空共投掷了5枚炸弹,其中一枚未炸,红军人马毫发未损,国民党又白白浪费了几枚炸弹。

    今天,在干坝河渡口摆渡的船夫名叫张义华,家住龙里县洗马镇猫寨村干坝河组,他是当年流落在龙里的老红军的养子。听张义华说,他的红军养父名叫张忠德,河南省平舆县张庄人,因所属部队在贵阳与国民党军队交战被冲散后而流落到龙里县,后来在洗马镇娶妻成家后就一直在洗马镇生活,直到上世纪80年代年迈去世。除了养子张义华,老红军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名叫张义芬,在贵阳一奶牛场上班。

    如今,张义华是干坝河渡口唯一的船夫,每天在南明河上摆渡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为过往客商提供方便,风雨无阻,他秉承着父辈们永垂不朽的长征精神。

    关于干坝河渡口被敌机轰炸,《红军长征在安顺》有所记载:“轰炸地点:干坝河,2架敌机,投弹5枚,1枚未炸,未伤人畜。”

    三、红军主力过境开阳的意义

    红军主力过境开阳,佯装东进,佯攻贵阳,牵制敌人兵力数十万,迫使蒋介石调集各路兵马前往黔东阻截红军,致使云南敌人兵力空虚。红军乘虚大踏步西进,过安顺,挥师云南,成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为革命的胜利创造了条件,实现了毛泽东“调出滇军就是胜利”的战略意图。同时,也为开阳地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对开阳以后的革命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给开阳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长征是宣言书”。红军在开阳一带的军事活动,使开阳各族人民了解了这支打不垮也消灭不了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钢铁军队,认识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的光明和希望。红军主力过境开阳,为开阳人民划出了一道灿烂的曙光。

    (二)为开阳人民指明了解放的道路

    “长征是宣传队”。红军在开阳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广泛的宣传教育工作,为开阳各族人民指明了争取自由、谋求解放的道路,使开阳各族人民进一步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代表自己利益的领导力量,从而拥护党的主张,在党的领导下争取彻底的翻身解放。

    (三)留下了永放光芒的长征精神

    红军主力过境开阳的革命斗争实践,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工农红军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体现了为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体现了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体现了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红军长征精神穿越历史时空,成为激励开阳各族人民在革命、改革和建设中不断取得伟大成就的巨大精神动力。

    参考文献

    [1] 解幼莹.开阳县志稿[M].成文出版社,1941

    [2] 徐占权.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俊长征史事资料[M].军事科学出版社,2006

    [3] 开阳文史资料委员会.开阳文史资料[M].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

    [4] 董有刚.川滇黔边红色武装文化史料选编[M].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

    [5] 贵州省档案馆.红军转战贵州[M].贵州人民出版社,1980

    [6] 开阳县志.贵州省开阳县志编纂委员会[M].贵州人民出版社,1993

    [7] 周朝举.红军黔滇驰骋:史料汇总[M].军事科学出版社,1990

    [8]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革命史教研室.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M].人民出版社,1958

    [9] 贵州社会科学编辑部.红军长征在贵州史料选辑[M].贵州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

    [10] 中共安顺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红军长征在安顺[M].中共安顺地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1986

    (注:该课题为中共贵阳市委党校资助项目 作者:中共开阳县委党校 侯福章)

责任编辑:林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