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安顺西秀大坝村发展产业圆梦想 刺梨飘香奔小康

发布时间:2016-03-02 10:05:01   来源:贵州日报  

  48岁的陈大兴头发已经花白,但他表示仍要“折腾”,手中的白兰地是他带领村民奔小康的新希望。   本报记者 方春英 摄

  本报记者 方春英

  开篇的话

  脱贫攻坚,是“十三五”期间贵州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

  在安顺,还有34.42万贫困人口,他们处在深山之远,他们盼望过上好日子与全国人民同步小康。

  打赢脱贫攻坚战,贵在精准、重在落实、关键在人。

  在安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中有干部、有农民、有专家、有企业家……他们用自己的激情和干劲与贫困决战。他们的故事,让人震撼、感动。

  本版今日起推出《战在脱贫第一线》专栏,记录他们的付出和收获,传递实现梦想的正能量。

  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是一个地处偏远、土地稀少、缺水严重的村落,2008年人均年收入仅1928元。

  大坝村的党支部书记陈大兴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因为他总想带着乡亲们摆脱贫困,把日子过得更好些。

  1996年,陈大兴28岁,这一年他开始担任大坝村村支书。带领村民承包180亩荒山种植中药材黄柏,但由于山上缺水,黄柏长势不好,6年间亏损10多万元。

  1997年,他又带领村民种烤烟400余亩,当年人均增收300元,但第二年受政策因素影响,种烤烟的路走不通了。

  1999年,陈大兴引种竹荪,当年收入10多万元,但次年带领村民扩大规模后,竹荪价格大幅下滑,头年挣的钱全赔进去了。

  2002年,他给林业部门育退耕还林苗,收入3万多元,第二年发动群众育苗60多亩,但受市场影响,又全赔了。

  接下来的几年,陈大兴又倒腾着种植中药材、薏仁米等,但结果却是赚了又赔、赔了又赚、负债累累。

  命运似乎总喜欢捉弄陈大兴,村民们也觉得这个村支书毕竟太年轻,不愿意再跟着他瞎“折腾”。

  陈大兴从失败中总结出了经验:赚,证明自己的思路是对的,传统种粮只能保持温饱,想要致富必须转变观念,探索新的产业和门路。赔,证明自己的方法是错的,没有吃透国家政策和市场发展趋势,也太急功近利,让村民们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想通了的陈大兴决定继续“折腾”,这一次,他很有耐心,他要等看到了实际成效再进行推广。而这一次,他成功了。

  2008年,陈大兴承包土地种了30亩刺梨,并逐步扩大种植规模至80亩。3年后,他的地里黄灿灿一片,刺梨亩产达1000公斤。有商贩提出以40元一斤的价格全部收购,负债累累的陈大兴马上就可以变成百万富翁了。

  然而,陈大兴却坚持不卖刺梨果,而是举办了一场刺梨品尝会,邀请市、区领导和果商、乡亲免费品尝。“大家选我当村支书,我就有责任带着大家一起赚钱致富。”陈大兴没有忘记自己折腾的初衷,他认为举办品尝会,一方面可以提高刺梨的知名度打开销售市场,另一方面也利于发动村民一起种植。

  在陈大兴的示范带动下,大坝村成立了延年果农民专业合作社,种植了2300亩刺梨,同时建起育苗大棚20多个,年育刺梨苗200多万株,成为安顺种植最早、规模最大的金刺梨种植基地,陈大兴也成为安顺市金刺梨协会的会长。

  金刺梨让大坝村真正找到了一条稳定的致富之路,到2014年末,全村人均增收近一万元,家家户户建起了三层小别墅。同时,该产业在安顺全面推开,到2015年种植规模已达20万亩。

  2015年10月的一天,陈大兴正在家里忙着打电话向客商介绍今年金刺梨采摘情况和收购计划,西秀区林业局产业办负责人张霖却着急地跑来找他,原来其他村有许多种植户准备拿着斧头砍金刺梨树。

  “他们卖不出刺梨,果子就只能烂在地里面,一年的收入就要泡汤。”张霖说,与刚开始挂果时的情况不同,全市金刺梨大面积丰产后,市场价格从2012年、2013年的40、50元一斤下滑到2014年2、3元一斤,2015年情况更加严重。

  “一直以来政府都在积极拓展销售渠道,联系了几家冷冻物流和食品深加工企业,但企业收购金刺梨都要求进行分选,只要质量好的,剩下的卖相差农民更难处理。5元每斤的收购价也是企业出一半政府补助一半,巨大的数目让财政难以支撑。”张霖很发愁。

  这样的情况,与当年自己种烤烟种竹荪是何其的相似,眼看着悲剧就要重演,陈大兴感慨良多:“我当时也就是小打小闹,现在金刺梨已经发展成为整个安顺市的产业,种植的规模越大,伤害的农民越多。”“大坝因为有一些固定的客商,所以还没有出现卖不出果要砍树的情况,但如果我们安于现状任由情况发展,砍树也是迟早的。”

  陈大兴坚信,金刺梨所蕴含的市场价值和前景还可以挖掘,但需要转变发展思路。为了帮助周边乡镇农民解决金刺梨销售难题,保住好不容易形成的种植规模,为了探索金刺梨产业新的发展路径,陈大兴又开始折腾:合作社面向全市,以3元一斤的价格收购金刺梨果,而且不论果子的大小和质量。

  2015年11月,装满金刺梨的大货车在大坝村来来往往,村里长约2公里的硬化公路两旁摆满了金刺梨,村民们不断地进行翻晒。“总共收购了约500吨果子,虽然采取了晾晒的方法保存,但还是烂掉很多,只剩下300多吨。”大坝村村主任张美红说。

  “收这么多果子来干什么呢?”有村民不解地问陈大兴。

  “办酒厂,酿果酒!”陈大兴说。

  在决定收购刺梨果的同时,陈大兴与张霖已经在多方对接,最后与贵州科学院、贵州生物研究所达成了合作,开发金刺梨系列果酒品牌,而科研人员也立即进驻大坝村,进行果实成分分析、酿酒设备采购、品牌分类定位、金刺梨果酒试酿等工作。

  今年2月25日上午,大坝村酒厂临时办公室里,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喝酒。贵州科学院科研处处长孙超、贵州大学教授唐军、贵州生物研究所食品安全检测员于永会、德国GE咨询服务贸易有限公司酿酒工程师刘蛟荡、张霖、陈大兴、张美红都在。

  “过滤设备不行,沉淀物太多。”

  “高度酒味道有些奇怪,因为是新酒可能香气还没有出来。”

  “低度酒外观包装暂时可行,颜色也很鲜艳,有卖相。”

  大家品尝着最近一批试酿的金刺梨白兰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进行讨论,陈大兴认真记录着这些意见。

  “与白酒等烈性酒相比,果酒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其中的成分,对于调节人体心脑血管功能有着积极的作用,随着人们现在对健康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果酒市场前景不可估量。”孙超说。

  品酒结束后,一行人又来到大坝村南面的穿洞,未来大坝村酒厂的所在地。走进长宽高约200×10×15(单位:米)的穿洞,原来坑洼不平的路面已经基本铲平,排水沟也已挖掘完成。

  “以后这里将是金刺梨白兰地的存储地,天然溶洞里面的微生物又将为酒带来更为独特的风味,这是真正的洞藏酒。”孙超对陈大兴酿果酒的想法以及这么短时间内的行动和成果很是赞赏,“他能够想到完善金刺梨产业的发展链条,主动对接我们共同研发果酒,是很有远见的。贵州科学院也会大力帮助大坝村发展果酒产业,帮助农民解决目前面临的销售难题,以科技支撑金刺梨产业发展。”

  记者手记

  当大坝村穿洞内一阵风吹过时,带来了隐约的香气。寻着香味望去,是石缝间一株野木姜花,虽然没有阳光雨露滋养,但只要有一点点泥土,她就能盛开。

  这株野木姜花就好比陈大兴的梦想,他想要带着乡亲们摆脱贫困,虽然一开始只有自己的那一点点执着作为泥土,但也因为自己的坚持,换来了村民的信任、政府的扶持、社会各界的帮助,这些都是支持梦想开花的养分,而花的味道是幸福好日子。

责任编辑:胡丽涓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