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窗外的树一样

和窗外的树一样

和窗外的树一样,时装高高挂起安静的造型,类若每个启用前的真理而出家人已能处理黎明的尘嚣和房中熟睡的残缺,延续整夜的假设。

作者:赵卫峰 2014-08-08

枝条顺乎人意

枝条顺乎人意

枝条顺乎人意地低垂,隐约可见,活着的 难得的懒散,难得 夕阳陪伴,此时 树的高度不能概括庭院的深度,如瓮的形状

作者:赵卫峰 2014-08-08

身下

身下

身上有人早晚会成日常景象!昼短夜长 好乘凉,老人老地方,树 一如既往,“孤独是形式而寂寞不是!”

作者:赵卫峰 2014-08-08

一个人怎会比一棵树知道得更多

一个人怎会比一棵树知道得更多

一个人怎会比一棵树知道得更多更准确?关于鸟、鸟巢 ——这好比一棵树怎会明白,山不转水转于无声处,爱和恨的缠绕,神与人的纠结。

作者: 2014-08-08

无端的

无端的

无端的轻风引出新潮的呼吸和月光树倒影,因此提醒地下工作者:未来其实就是黑白分明其实,夜晚的树仍还是树,不是人。

作者:赵卫峰 2014-08-08

它

它还在 指导我们晒太阳,院坝里的老树 放任秋风甩摆,与春天相连的小动作 促进伤感,有时也让人不快

作者:赵卫峰 2014-08-08
赵卫峰
赵卫峰,白族。1971年生于贵州毕节县。现在贵阳南明区某机关工作。著有诗集3部,批评集2部,民族史集1部。中国作协会员,贵州省作协主席团委员。曾主编出版《中国诗歌研究》、《高处的暗语:贵州诗》、《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等。曾被评为改革开放30周年贵州十大影响力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