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龙

旱龙

我一个早晨就挖了三棵。一棵岩豆,一棵火棘,一棵黄荆条。仿佛三个疙蔸天生就是为我长的,凭直觉,没花什么功夫就从草木刺丛中发现了它们。从形态上看,绽筋露骨,古雅奇崛,很有些神韵。玩盆景以来,真还没碰到过这样的佳品呢。没经养坯就直接上盆。一切停当,我坐下来对着三个桩头品味时,突然发现,尽管走势不同,但枝杆虬曲,婉蜒回幡-一像龙!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老杜

老杜

我二十四岁才开始习字,若与当今的娃娃们相比,这个年龄就太晚了,幸而其初衷并未奢想当什么书家之类,不过自已那手钢笔字实在见不得人,不是鬼画桃符,便是鸡脚叉叉,都说毛笔字写好了,钢笔字自然不会太蹩脚,对于我这个小工人,若是有一手好字,多少也可以增添点自信。那时习字可不像今天,社会上有那么多书法班可供学习,只要多交百十来块钱,兴许还能找一个颇有名气的书家指点迷 ...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兰柳丝

兰柳丝

我早就听说过,我还有一位母亲。她叫兰柳丝。不是我的生母,我们也未曾见过面,那是父亲在老家时,依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的“结发”。不过,还未完婚,父亲便离家投考黄埔军校,一去十余年不归,此间,父亲与我母亲在杭州相恋。未经我祖父祖母同意而举行了婚礼。对于我父母那一代人,这已经算不上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黄眼

黄眼

那只画眉老是朝牟二的鸟笼扑,迫不及待要进笼。牟二的鸟笼搁在窗台上,窗台对着狮子山,这画眉是从山上的树林飞来的。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鱼(外一首)

鱼(外一首)

从一席火锅开始, 有关鱼的话题, 随着酒水, 就这样漫延开来。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山野日记 (二首)

山野日记 (二首)

太阳雨/刚淹没头顶/雨一忽儿/已在远处的杉木林/翻作浪声/热气从谷底冲上来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登山者

登山者

他不是雕像 也成不了雕像 他很普通而且 雕像太静止了 哪怕静止一秒钟

作者:廖国松 2014-08-08
廖国松
廖国松,笔名:梅翁。1940年生于贵州江口县。亦用笔名梅蓊,老柏等。长期从事公路勘测工作。1980年调入《花溪》编辑部。1998年调入贵阳市书画院。中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并自学绘画。曾出版诗集《彩色的波》、小说集《廖国松小说选》、散文集《归时人物》等。其油画作品多次参加省内外展览,并被贵阳市美术馆、新加坡《斯民艺苑》收藏。中国作协会员,贵州省美协会员。曾任贵州省作协理事,《花溪》杂志副主编。